<form id="5rvjx"><th id="5rvjx"><th id="5rvjx"></th></th></form><address id="5rvjx"></address>

<em id="5rvjx"></em>

      <address id="5rvjx"></address>


          堅定文化自信擁抱新時代!知名詩人學者發聲“時代詩歌傳媒論壇”

          作者: | 來源: | 2020-11-19 | 閱讀:

            導讀:縱論“自然、生態與新時代文化建設”新時代詩歌傳媒論壇舉行把握時代脈搏,共話詩歌傳播與文化建設。

                 縱論“自然、生態與新時代文化建設”新時代詩歌傳媒論壇舉行把握時代脈搏,共話詩歌傳播與文化建設。11月18日,由瀘州市人民政府、中國作協《詩刊》社主辦,中國詩歌網、瀘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等承辦的國際詩酒文化大會第二屆新時代詩歌傳媒論壇在瀘州舉行,媒體界、文化界的嘉賓齊聚酒城,就“自然、生態與新時代文化建設”的主題展開討論,瀘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常務副總經理王洪波出席了本次論壇,《中國藝術報》總編輯康偉擔任主持。

                 王洪波在致辭時提到:“新時代詩歌創作與中國白酒文化的未來發展愿景,要擁抱文化創新,塑造理性、健康、快樂的飲酒新文化;要擁抱文化自信,展示富強、民主、文明的祖國新面貌;要擁抱文化開放,共建平等、包容、和諧的國際新環境。要用全球通用的文化語言和藝術形式講述酒香四溢的‘中國故事’。”

                 本次論壇對話共分為三輪,圍繞主題,嘉賓們就詩學思考、詩歌寫作、詩歌傳播方面展開了熱議,通過深入的探討和交流,共同為新時代詩歌文化、媒體藝術的發展貢獻智慧與力量。

                 康偉

                 《中國藝術報》總編輯

                 在以顛覆性的技術革命為主要推動力的媒體劇變中,詩歌與傳媒的關系如何重塑,詩歌面臨怎樣的機遇與挑戰,這些問題的提出和對問題答案的追尋具有重要的意義。這些重要的意義首先是基于詩歌和詩學意義上的,但很明顯早就溢出了詩歌和詩學的邊界,而指向了更為廣闊的場域。

                 楊克

                 中國作協主席團委員,中國作協詩歌委員會副主任

                 今天來談生態,我個人理解,生態就是現代化生活中的一種自然環境的美好,而不僅僅是回到遠古的或者是原來的自然環境。新時代,詩歌文化也迎來新的生態。新時代產生了很多高科技,對我們寫詩來說,可能是一個有利的方式,因為詩歌雖然是一種最古老的文體,但我曾經說萬古常新,新媒體是比較好的承載詩歌的載體。作為詩人,我對新媒體的文化環境是一個擁抱的態度。

                 梅國云

                 海南省作家協會主席

                 小說書寫的載體,始終要去適應生產力的發展,雖然現在人人都是做傳播的媒體人,但是能夠達到詩人們心想事成傳播效果的并不多。很多優秀的詩人,只有被媒體或者是平臺發現了,才能擺脫“錦衣夜行”的局面。所以,這必須要有策劃,這是一個融媒的效應。

                 自然寫作,除了自然生態之外,最重要的是,我們對情感的表達必須是真實真誠的一種自然的表達。優秀的詩人,他的情感表達力是強大的,他不去修飾,他是什么就是什么,我覺得這一點非常重要。

                 關仁山

                 河北省作家協會主席

                 詩人是走在時代前列的。新時代,我們如何繼承古人的文脈,如何讓我們的詩迸發新的激情新的朝氣?這對我們的詩、對我們的作家提出了挑戰。新時代,新在哪里?是新在大環境變了,我們的精神面貌變了。我們推崇“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是為了給后人留下一片綠水青山。綠水青山不是封閉的,而是跟經濟文化,跟社會緊密相連的。

                 在科技高速發展的今天,詩人要用精神思考來追問這個時代。我們人活著,需要衣食住行,需要物質條件,但是僅有物質條件并不能讓我們幸福。作為詩人,我們的精神充實,我們心中有理想有激情,筆下才能有乾坤,才能寫出與我們這個時代相匹配的作品。

                 唐燎原

                 當代詩歌批評家

                 詩人在寫作時,是在紙質媒體發表,還是在自媒體上、在自己的公眾號上發表,會帶來不一樣的寫作形態。給紙質刊物寫詩,詩文會更鄭重其事一些,醞釀的時間可能也比較長,寫得更嚴肅、更認真。同時,對詩人的訓練也是不一樣的。如果抱著對紙質媒體投稿的心態,就會是一種傳統的嚴肅的寫作,會不斷強化詩人寫作里面的嚴肅性,他要跟自己較勁,精益求精;而自媒體上寫出來就貼上去,雖然其中也有妙手偶得、渾然天成的東西,但就會有一部分是不可靠的。網絡寫作,還是需要有精益求精的意識。

                 董國政

                 詩人、《解放軍報》原理論部主任,高級編輯

                 當代中國的關鍵詞之一是文化自信,文化自信既是歷史的積淀也是現實的召喚,文化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靈魂。我今天主要分享三點:

                 第一,在新時代詩人的使命與傳媒的使命是高度契合的。在民族復興的大背景之下,這兩者的時代命題本質上是一致的。本屆國際詩酒文化大會我覺得就彰顯了詩人和傳媒的使命意識,既體現了詩人的奮進,也展示了傳媒的業力。第二,在新時代詩人與傳媒構成一種共生的關系,詩人永遠也離不開傳媒,傳媒更離不開詩人。信息時代,生活節奏加快,生存競爭更激烈了,作為個體的人更向往詩與遠方,人們渴望通過詩歌找到心靈的家園,回歸精神的原鄉。傳媒緊緊抓住受眾短平快的閱讀心理,讓詩歌成為新的增長點。第三,詩歌與傳媒都處在一個轉型期,都需要創新發展。從國際傳播來看,詩歌是中國話語權的一個組成部分,我覺得只有更好地構建中國詩歌之塔,才能夠更好地營造中國的語境,傳遞中國的經驗,表現中國的氣象和中國的精神,我認為這個向度具有唯一性。

                 梁曉明

                 《北回歸線》主編、一級作家、浙江電視臺大型文化活動總策劃

                 講到文化自信,我覺得文化自信太重要了,我們有的人雖然說自己強大了,但內心反而是怯弱的,所以覺得文化自信特別重要。講到詩歌與傳媒,我非常贊同詩歌需要傳媒,詩歌傳播離不開媒體,但是媒體傳播是不是離得開詩歌是很難講的。我想講詩在遠方,錯!詩不在遠方,詩就在我們身邊,詩在眼前。

                 朱學東

                 資深媒體人

                 詩歌與媒體有沒有關系,肯定有關系。《詩經》那個時候是靠口耳傳播,最后真正留下來的是305首,這是孔子刪減過的,刪減本身就是一個傳播,就是一個有人認可的結果。

                 現在和以前不一樣,以前靠口耳相傳,靠文字,今天靠聲音就可以傳播,這是一個新的時代。但是這個新的時代有一點小小的挑戰,就是重塑詩歌與媒體的關系,甚至重塑詩歌與大眾的關系。尤其在今天這個互聯網時代、碎片化時代,它消解我們很多深度閱讀的時間,尤其是互聯網,但即使是這樣,對真正好的詩歌的表達傳播,我沒有那么多的悲觀。

                 孟登科

                 南方周末常務副總經理兼研究院秘書長

                 關于詩歌和媒體的關系,我們這些做傳媒,尤其是傳統媒體的人,可能對包括詩歌在內的一切優秀的內容,都沒有那么樂觀。信息革命、介質革命其實給了所有的優秀內容非常好的提高傳播效力的平臺,按理說,好東西駕著這樣的東風可以有更好的傳播效力,但實際上我發現并不是。

                 作為非常高級的藝術表現形式,或者是文學表現形式,我覺得詩歌要建立在一個非常重要的基礎之上,就是文字。現在這個時代,尤其年輕人,他們的漢文字的能力水平,寫作和閱讀,我用一個不太恰當的詞“堪憂”,在這種情況下,不要說詩歌了,哪怕是一些深度的新聞報道,可能大家都不會嘗試去看。詩歌也好,好的優秀內容也好,我覺得在現在的傳播語境下,可能對我們受眾的文字能力是提出要求的。

                 吳重生

                 浙江日報報業集團北京分社社長

                 今天論壇的主題“自然、生態與新時代文化建設”,生態文明已經成為一個時代的課題,是人類文明發展的新階段,生態文明是一種社會形態,體現了人與自然、人與人、人與社會的和諧共生關系。當代詩人以詩歌為載體,推動生態文明,宣傳生態文明,是時代賦予詩人的使命。作為一名媒體人和詩人,我真切感受到中國《作協》詩刊社和瀘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舉辦“新時代詩歌傳媒論壇”的時代價值和歷史意義。

                 在新時代文化建設中詩歌理所當然占有重要位置。我們詩人要體現一種文化自覺,詩歌的自覺,要真正認識到自己在這個新時代的使命責任和擔當,要用我們的詩歌創作去擁抱新時代,去參與文化建設。

                 周石星

                 資深影視媒體人、好萊塢華都影視學院院長、湖南省詩歌學會副會長

                 講到詩和媒體的關系,講到詩歌的傳播,我們要很清醒地認識到,現在已經沒有所謂的大眾媒體了,只有分眾的媒體,只有小眾的媒體,而且每一個人都成為媒體,所以過去一紙風行洛陽紙貴的盛況是永遠永遠不會再有了。但是詩歌需不需要傳播呢?我想需要傳播的一定是好的詩歌,一定是能夠表達我們人類共情共性東西的詩歌。

                 瀘州老窖舉辦的此次國際詩酒文化大會,開展了到大涼山區、到十八洞村、到貧困地區學校的“走向小康詩歌輕騎兵”活動,我覺得這恰恰可能是一種更有效更好的詩歌傳播方式。我覺得瀘州老窖是一個非常有遠見的企業。酒是暖我們的胃,詩是暖我們的心,酒是撫慰我們肉體,詩是撫慰我們靈魂。不管以后媒體如何發展如何變化,不管我們的生態是物化還是優化,我想最后的人類諾亞方舟一定是詩歌,一定是藝術。

                 李郁蔥

                 詩人,杭州日報文體副刊中心編輯

                 說到詩歌的朗誦,實際上朗誦跟文字的詩歌是不一樣的,但是朗誦對詩歌應該是一種再次的完成。非常遺憾的就是,我們很多傳統詩人在朗誦上是弱項,我們當然很反對那種朗誦體,但是真正的朗誦我覺得很好,而我們往往對自己的聲音缺乏自信,對自己的感染力缺乏自信。因為詩人本身很奇怪,都非常矛盾,又要表達自己的很多思想,又要有很多深邃的思想,有很多與眾不同的思想,但是另外一方面,我們都很虛榮,需要掌聲需要歡呼。如果把這種矛盾處理好了,可能就是一個詩人或者是一個文人最終能夠流傳下去,能夠有這么一些文字流傳下去的一個基本的訓練。

                 王寶卿

                 央視電視欄目制片人

                 文化建設一個非常重要的內容,是關于文化人的建設,是我們從事的文化生產的建設,而這個建設最核心的是精神建設。寫作是高等的精神活動,詩人有可能是對時代最敏感的,我們常說詩歌是一個時代的氣質,首先要考察的是我們面臨的這個時代。互聯網時代帶來深刻變化,每個人都在互聯網的世界中變成一個微粒,一個很小的很微不足道的粒子,導致的后果就是我們在這個時代產生廣泛的焦慮、迷茫和孤獨感。

                 因為這種微粒化,因為人是社會化動物,是要有組織的,以什么方式組織呢?這就形成了各種各樣的圈子,而不同的圈子還沒有建立起一個基本的詩歌品評的標準,只有在這個標準基礎之下才能考慮全民推廣的問題,不然就是泥沙俱下,這還需要有很多工作來做。

                 趙曉夢

                 《四川日報》文娛部主任

                 我覺得大眾媒體參與進來,對我們詩歌的傳播肯定是有推廣作用的,有好處,但是作為一個真正的寫作者,首先還是應該拿出優質的文本。自然和生態現在是過度書寫,現在整個詩壇,大量的征文體的詩歌,抒情的泛濫,我覺得把詩歌庸俗化了,把詩歌的門檻降低了。所以我覺得應該像建設生態文明一樣,重建我們的詩歌精神,不然我們談從高原到高峰那就是一句空話。

                 李海洲

                 詩人、作家,《環球人文地理》刊系、攝程網總編輯

                 自然和生態某種意義上來說是我的工作。我們所面臨的是一個千瘡百孔的地球,我們唯一要做的只有兩件事,就是保護與拯救。就像瀘州老窖要守護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沒有保護也就沒有瀘州老窖。對自然和生態,我們除了保護和拯救,內心是兩個字——詩意,所有的山水詩都來自于這里,從謝靈運到王維,我們保護和拯救的目的就是為了內心有一些詩意。

                 談到新時代文化建設,我覺得就回到一句話:內容為王,我從來不擔心紙媒的消亡,我覺得它永遠不會消亡,我也不會擔心書籍的消亡,好的東西是有人挖掘出來的。

                 王若冰

                 詩人,天水市作家協會主席、《天水晚報》副總編輯

                 我這十多年來,由于跟大自然的結合,對大自然的迷戀,這不僅開拓了我寫作的天地,也豐富了我對詩歌對人生方方面面的理解。談到自然和生態問題,我覺得每個生命體本身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作為一個寫作者你如果離開跟自然的一種交往交流,特別是中國傳統文化講天人合一,那就是生命本體,你要真正認識理解生命,就要投入到大自然里面去。詩人,也是人類靈魂的先行者。我覺得如果對自然不敬畏,就不會敬畏生命,對大自然不理解,就不可能真正的理解生命。回歸自然,回歸到對大自然的書寫,我覺得這就是回歸到了詩歌本身,文學本身和藝術本身。因為古今中外文學藝術的產生源頭也在那兒。

                 談到詩歌傳播生態,這個生態也要我們自己來創造。另外我覺得目前還有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就是新媒體詩歌編輯隊伍的培養和建設問題,這可能是最關鍵的問題。

                 黑陶

                 詩人,《江南晚報》人文周刊主編

                 眾所周知,詩歌本質上表達的肯定是人的生存生活的一些基本的具有普遍性意義的命題,不過詩歌的這種普遍性是通過每一位詩人的特殊性來呈現的,優秀的詩人都是不相同的,每一位詩人的特殊性,可能是由這樣幾種因素構成:詩人所置身的獨特的地域;詩人獨特的精神氣質和生命氣質;詩人的獨特語言結構。這幾種因素當中,獨特的地域就契合了今天論壇自然和生態的主題。每一位詩人都生活在不同的地方,而對于每一個地域公眾性的固有印象,我們要去警惕。我感受到的江南元素可能恰恰不是杏花春雨,而是火焰和大海,我覺得江南元素當中有一個重要的因素可能被藏起來,被嚴重的忽視了。作為一個詩人來講,一定要在公共性的詞語當中,把詩人個體的那種血肉的東西充實進去,這樣才能把這些公共的詞語變成屬于個人的、獨特的、詩歌的詞語。

                 張德明

                 嶺南師范學院文學與傳媒學院,教授,南方詩歌研究中心主任

                 為什么在新時代這樣一個歷史語境下,自然生態被我們作為一個關鍵詞提取出來?因為新時代,我們提倡很多理念,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綠色環保、垃圾分類等等里面都有生態的意思生態的觀念,而這種生態的意思和生態的觀念,實際上是把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兩者容納在一起,聚合在一起。

                 李賓

                 瀘州老窖企業文化中心總經理

                 我覺得詩歌要區分好與壞,當然好與壞沒有統一的標準,還有快與慢、時間與空間的因素,但我非常反對用現在新媒體的算法來評判,好像點贊量大的就是好詩,《詩經》也好,《周易》也好,因為很難讀懂,它在短時期的閱讀量是低的,但是它流傳得久,所以要看時間和空間轉換的關系。還有就是經典與通俗的問題,真正能夠流傳下去的,還是經典的好詩。

                 今天論壇的一個關鍵詞是自然,敬畏自然,其實這跟瀘州老窖也是相通的,我們的企業哲學是“天地同釀,人間共生”,因為好酒是上天所賜,瀘州老窖崇尚天地,釀法自然,我們的傳統工藝都是依尋自然的結果,就是萬物與我為一。人類在大自然面前是非常渺小的,我們要做的就是遵循自然,順應自然的發展。

          責任編輯: 馬文秀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久久香蕉网国产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