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rvjx"><th id="5rvjx"><th id="5rvjx"></th></th></form><address id="5rvjx"></address>

<em id="5rvjx"></em>

      <address id="5rvjx"></address>


          王忠琪:《從鐵路工人到著名作家—— 紀念阿鳳誕辰100周年》

          作者: | 來源: | 2020-11-20 | 閱讀:

            導讀:1920年11月21日,阿鳳生于河北省保定市。阿鳳原名王鳴鳳,1920年11月21日(農歷10月12)生于河北省保定。旋即來到天津,在私立覺民小學上學。六年級時,母親回保定養病,他隨母親回保定,畢業于河北省立第二模范小學。


          從鐵路工人到著名作家
          —— 紀念阿鳳誕辰100周年  

          王忠琪

                 1920年11月21日,阿鳳生于河北省保定市。阿鳳原名王鳴鳳,1920年11月21日(農歷10月12)生于河北省保定。旋即來到天津,在私立覺民小學上學。六年級時,母親回保定養病,他隨母親回保定,畢業于河北省立第二模范小學。母親去世后,返回天津入私立覺民中學,1937年暑假剛剛上完高中“七·七”事變天津淪陷 ,阿鳳一度失學。1940年考入鐵路學院普通科,1942年到天津鐵路機務段,任機務司爐。1949年天津解放,3月,阿鳳進入華北職工干部學校學習,畢北后調軍管會鐵路處機務室工作。1949年10月1日,趕北京參加新中國開國大典觀禮活動。1950年調入天津鐵路局政治部〈鐵路工人報〉工作,并開始業余文學創作,先后在《天津日報》《鐵路工人報》《人民鐵道報》等報刊上發表了大量作品。1956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同年調入中國作家協會天津分會工作,在《新港》編輯部小說散文組擔任組長。在此期間曾代表天津工人業余作者出席全國第一次青年創作者代表大會,成為建國初期最具有全國影響的工人作家。他曾參加了中國作家協會文學講習所第三期學習,結識了中國許多著名的作家。他十分虛心向文學前輩學習,著名作家孫犁等同志對其創作曾給予了許多具體指導。1956年、1957年被選為天津市青聯委員。“文革”期間曾受到極左路線的沖擊,被下放到干校、工廠勞動。1972年調入《天津文藝》編輯部,1978年任《新港》編輯部副主任。1979年被選為天津市作家協會副主席并從事專業寫作。1981 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85年任中國作家協會天津分會主席團顧問。國家首次職稱評定中評為一級作家。曾作為天津代表多次參加了中國作協代表大會。自1958年始,曾經擔任過天津市政協第二、三、四、五、六屆委員。阿鳳同志于2002年4月20日上午11時50分因病醫治無效在天津去世,享年81歲。
                 阿鳳同志自幼喜愛文學,上小學期間曾在吳云心主編的《益世報•小朋及刊》上發表稿件,1951年出版了第一本小說散文集《擦車》。以后,又相繼出版了散文集《過年》、小說散文集 《望鞍鋼》《在崗位上》等。粉碎“四人幫”后,1979年百花文藝出版社出版了小說散文集《海河散記》,著名作家孫犁為該書作序。

          (一)

                 阿鳳同志是新中國成立以后的第一代工人作家,一生發表過大量作品,在文壇上產生了較大的影響。他的作品大都取材于自己熟悉的工廠生活,反映工人階級的主人翁覺悟與情懷,樸實、生動,具有濃郁的生活氣息,獲得許多專家和讀者的廣泛好評。阿鳳是被時代推上文學創作道路的,他曾在 《我是怎樣學習寫作的》一文中說明自己的創作原由:“解放以來,工人在政治生活、經濟生活和文化生活上發生了新的變化。黨對工人無微不至的愛護與關懷,工人們高漲的勞動熱情,不斷地涌現出來的新人新事,感動了我;使我有一種非要把它寫出來不可的愿望;我試著寫自己熟悉的生活,熟悉的人物,歌頌今天的美好,說出自己內心的話”《〈提拔〉自序》。火熱的現實生活,翻身后當家作主人的切身感受,激發了作者的創作欲望,并試著用筆把這些新變化記錄下來,歌頌新生活的美好,歌頌嶄新的思想和人物,構成阿鳳初期作品的基調。阿鳳最初發表的幾篇描寫鐵路工人生活的作品,大都是在真人真事的基礎上加工整理的。《擦車》是阿鳳的處女作,作品寫了鐵路老工人張大車自愿動員老婆到車站擦車的事情。作者沒有簡單化地去歌頌擦車這件新事物,而是重點描寫了張大車思想上新與舊的斗爭。張大車由放不下“司機尊嚴”的架子,不愿意干擦車這件又臟又累的工作,發展到主動動員老婆去擦車的思想變化,表現了工人階級純潔無私的思想品質,說明解放后在黨的教育下,工人階級對待工作高度的主人翁責任感正在普遍形成。張大車的變化“是富有我們的祖國新生的意義。”如果說《擦車》比較注意對人物行動描寫的話,那么,《列車在行進中》則觸及了人物的靈魂,揭示出司爐“我”在對待個人與國家財產問題上,內心深處新與舊,美與丑的交鋒。作者對人物內心沖突的描寫是真實的、細致的、層次分明的,突破了當時創作中流行的對工人簡單化、概念化、公式化的描寫,因而是成功的。

                 阿鳳初期的散文作品具有一定的深度,說明阿鳳創作的起點較高,阿鳳生長在海河岸邊一個小手工藝者的家庭,父親對繪畫藝術的熱愛使孩提時代的阿鳳受到了潛移默化的影響。當時家境雖說貧寒,全家人節衣縮食供養阿鳳學完了小學、中學和高中的部分課程。天津淪陷后,阿鳳失學。為了糊口和維持家庭的生計,他被迫放棄喜愛的文學,到鐵路當工人。他曾經擦過機車,當了機車司爐跟班跑車,學習過鍋爐檢修,長期同鐵路工人生活在一起,同甘共苦,建立起深厚的友情。阿鳳熟悉同伴們的生活,清楚了解他們的喜怒哀樂,在思想感情上是相通的。天津解放時,阿鳳被調到《鐵路工人報》當記者,他多次采訪了鐵路上的先進人物和模范事跡,親眼目睹了鐵路工人翻身當家作主人的無比喜悅和煥發出來高漲的勞動熱情,這一切深深地感染了阿鳳,并在思想上產生了強烈的共鳴,并為阿鳳從事文學創作積累了大量豐富的素材。阿鳳自《擦車》問世后,便一發而不可收,在短短的幾年時間內連續發表幾十萬字的文學作品,其中大部分作品是寫鐵路工人的。因此,就阿鳳的創作起步來講,雖然還不能說是厚積薄發,但他邁出的第一步卻是堅實的。著名作家孫犁同志曾說:
                 我和阿鳳,文字之交已經有三十年了。對于他的為人,對于他的作品,我都是很喜歡的。阿鳳就是一名普通的鐵路工人,他的散文,內容細膩而真實,文字準確而流暢。在工人作者中間,他并不是才華洋溢的,但在文章組織和文字修養方面,他好像經過正規的訓練。他產量也多,一時成為全國聞名的工人作家。
                 阿鳳的散文,敘事長于抒情,寫法也類似小說。作者不追求作品情節的波瀾起伏,在人物塑造上也很少精雕細刻。他通常采用以事帶人的表現手法,從普通的事件和人物中,捕捉出共同的感情,以達到抒發作者思想感情的目的。《牙刷》是一篇膾炙人口的優秀作品,情節簡單,全文僅一千一百余字。醫院里陳列著一種最標準的牙刷,但在市場上買不到。為此把這條意見寫在陳列薄上。事隔不久,妻子果然從市場上買回這種牙刷。認定這是由于他提意見發生的作用,妻子不同意,但也找不出反駁的理由。《牙刷》的內涵和外延是相當豐富深刻的。問題不在于夫妻雙方誰說的對,牙刷本身有多大的價值。而在于在這件普通小事上表現出來的精神狀態,這種自信的心理出自于對現實生活的認識和感受,只有親身經歷社會變革的人們才會體會到這種感情的真實和寶貴。作品在一定程度上表現出以往任何社會不可能產生,而只有在新中國才會出現的這種共同的思想感情,具有普遍的教育意義和典型性。人們從《牙刷》中悟出的道理遠遠超過作品本身描寫的內容。又如《鞋》《金鐘河邊》《主婦的話》《新學年》等作品,都采用了這種表現手法。善于從最普通、最平凡的小事中,發掘出具有時代意義的大主題,是阿鳳散文創作的主要特色。

          (二)

                 進入五十年代中期,面對著急劇變革的社會現實和深入發展的文學創作,工人作家阿鳳感到困惑了。應該說,阿鳳是時代的“幸運兒”,自從步入文壇后,躍馬揚鞭,一路順風,在短短的五年多時間,連續出版了四本集子,有的作品還被收入全國性的文藝選集中,可謂碩果累累,一時成為全國聞名的工人作家。同時,我們也應該清楚地看到,“工人作家”這頂桂冠像一幅沉重的枷鎖,緊緊地捆綁住阿鳳的手腳,使其步履艱難,徘徊不前。在當時的情況,我們很多專業文藝工作者,包括阿鳳本人,對于“工人作家”的理解都是很片面的,認為“工人作家”只能寫工廠、寫工人,配合各項中心任務歌頌好人好事。阿鳳被關閉在所謂熟悉生活的狹窄天地里,創作的道路越走越窄。阿鳳深為自己的作品不能提高而焦急和苦惱,為創作如何向前跨進一步而迷惘。1956年3月,阿鳳出席了全國青年文學創作者會議,親耳聆聽了茅盾、老舍等報告,思路打開了,眼界開闊了。悟道:“深入生活好比挖井,雖然直徑不大,可是能穿透許多層土壤”“一直到發現水源”。同年5月,黨中央提出了“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文藝方針,調動了文藝工作者的創作積極性,使文藝界空前的活躍和解放,也給沉默中的阿鳳注入了新鮮血液和活力。阿鳳振奮了,他的創作似“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出現了新的轉機。開拓生活,刻畫人物是阿鳳重新攀登的啟點,《信號》、《先進之間》、《老手藝人》等一批優秀作品的成功,標志著阿鳳的創作已經達到一個新的峰巒。
                 《信號》創作于1957年初,是阿鳳從寫新人新事發展到塑造人物形象的轉折點,作品比較成功地塑造了一個完整的老工人形象。從主人公老信號工張叔的身上,顯示出我國五十年代初期工人階級鮮明的時代特征:翻身后高度的主人翁責任感和對祖國、對人民深沉的愛。首先,作者一改以往陳舊的表現手法,注意對生活中素材的提煉和藝術的處理,特別是注意選取那富于表現人物思想性格的生活細節,加強對人物的刻畫。作品開頭部分就寫得十分精彩,通過張叔和兒子文俊寥寥幾句普通的對話,便把張叔樸實、無私的思想面貌揭示出來,使主人公一出場就給讀者留下深刻的印象。其次,作者以動寫靜,選取了幾個關鍵性的行動和動作,來完成對人物形象的塑造。張叔聽到兒子文俊在朝鮮戰場不幸犧牲消息一節是作品的重點,作者沒有采用潑墨似的渲染,而是通過張叔幾個富于表現人物性格的動作,——張叔沒有掉淚,只是說話的語聲有些嘶啞,反而用話安慰大家,詳詳細細問起文俊犧牲的經過來——張叔站著,像釘在那里,一動也不動。他的臉,迸發著一種不常見的光輝,有著塑像般的莊重與尊嚴——他默默無言地走過去,關上文俊的屋門。幾個動作,動中見靜,把一個飽經風霜倔強老工人極端悲痛的復雜心情,刻畫得淋漓盡致。再者,作者沒有概念化地去表現人物的高尚品質,突出了人物的感情色彩,使張叔的形象既真實又富有人情味。文俊犧牲后,張叔便把滿腔的心血傾注在徒弟身上,像對待兒子一樣真誠地看待他們,感情上才會出現大起大落。張叔常常把徒弟請到家中,喝上幾杯酒,使自己的心靈得到安慰;食堂里賣給徒弟的菜不新鮮,他疑惑是剩下的,竟跟人家吵起架來;因為徒弟沒有下樓打水這件小事,他十分氣憤,翹起憨厚的嘴唇,傷心地說:“兩好換一好,心換心,年輕人哪能這樣惜力呀!”作者通過這些細節的描寫,突出了張叔的感情色彩,不僅沒有損害人物形象,反而使之更真實、豐滿,有著感人至深的藝術力量。
                 標志著阿鳳創作成熟的是短篇小說《老手藝人》的問世。作者開拓了自己的創作領域,塑造出一個不被人注目,當時文學創作中還沒有涉及到的老手工藝人的典型形象,豐富了文學形象的畫廊,為五十年代工業題材的創作帶來了一股新空氣。作品主人公老李叔大半輩子是在舊社會里渡過的,思想深處打著鮮明的時代烙印,是一個具有復雜性格的人物形象。他手藝高超,精明強干,但又總想出人頭地,拼命想往上爬。他曾先后兩次雇來手藝人,開辦起小作坊,“有十分的力氣不敢使出九分來”,實指望小作坊越 干越火爆。然而,小作坊卻是每況愈下,不是資金周轉不靈,就是市面蕭條,生產出來的毛筆賣不出去。結果,兩次開業均告倒閉。老李叔自信又很容易滿足,他信奉著手藝人到那里也吃的開的人生信條,就是到大字號里耍手藝,也要擺出一幅大工匠的派頭,每日照樣不誤地去蹓鳥。當掌柜的當面奉承他幾句,喝幾杯酒,背地里給幾個錢,真是“小廟神仙,受不了多大的香火”,他就滿足了,干活就更賣力氣。他逢人就愛吹噓“過五關,斬六將”的業績,忘卻了起早貪黑,打夜作累得咳嗽得喘不過氣來和小作坊倒閉的痛苦。他有著阿Q式的精神勝利法。老李叔到處碰壁,從不覺悟,更不敢正視現實。他時刻想往上爬,出人頭地,但每次都摔得鼻青臉腫。他想靠耍手藝來維持生計,又被解雇,最后窮困潦倒,大年三十,全家人連吃頓餃子都為難,最后還是街坊幫忙,才算勉強渡過年關。生活無情地折磨捉弄著老李叔,而他又從不敢正視黑暗的社會現狀,逢人只是報怨自己“心比天高,命比紙薄,求其到老有碗粥喝就行了。”作品通過一個飽受世態炎涼的可悲可憐的小人物命運,反映了舊中國廣大下層勞動人民悲慘痛苦的歷史。同時,作品用了一定的篇幅描寫了老李叔解放以后的生活,說明像老李叔這樣的人是樂于接受社會主義改造的,教育后也能以主人翁的態度對待工作,加強了作品的現實意義。正當阿鳳在探求中有所創新的時間,一場席卷全國的反右運動迎面打來。文藝界的風浪起伏以及同輩工人作者的跌墜傷殘,使一向謹小慎微、循規蹈矩的阿鳳惶恐不安,他剛剛伸向生活深處的觸角又被迫退了回來,阿鳳的寫作更加嚴謹小心,作品逐漸減少了,在藝術上也有些停滯。在很長的時間內,阿鳳把主要精力花費在采訪模范人物身上,配合政治運動寫了近似新聞報導式的人物速寫。就題材而言,似乎可以說較為廣泛了,但從藝術上來衡量,很難說有多大的價值。五十年代末至六十年代初,阿鳳從惶恐中擺脫出來,陸續發表了幾十篇散文作品,就數量說,遠不如五十年代初期,在質量上也有一些上乘的佳作。阿鳳在表現手法上很用心,他除了保持著以敘事為主的特點外,抒情的色彩加強了。注意對人物性格的刻畫。細心的讀者還可以看出,阿鳳在寫景和刻畫人物的技巧上,明顯地吸收和借鑒了著名作家孫犁先生那行云流水、明麗天然的特色,使人在明白如畫的敘述中得到美的享受。但就阿鳳這一階段的散文創作整體而言,從中很難發現在思想上有所突破,在藝術上有所創新的跡象。我們用“文如其人”來說明阿鳳,應該說是貼切的。帶著鐵鐐跳舞,在創作上很難取得突出的成績。

          (三)

                 經過“文革十年”血與火的磨練,阿鳳這“一時群星燦爛后殘存的一顆寂寥的星”又閃現出光彩。應該說,阿鳳新時期重返文壇,面臨的形勢是嚴峻的。蔣子龍等一批新時期中青年作家的崛起,開拓了工業題材的新領域。他們以前期工人作家少有的勇氣和魄力,大膽地揭示出四化建設中存在的各種矛盾和斗爭,從中挖掘具有普遍社會意義的重大主題,產生了極為強烈的社會反響,贏得讀者的歡迎和好評。一時,寫改革成為工業題材最流行、最時尚的潮流。面臨著新的挑戰和不利局面,阿鳳顯得十分成熟和老練。他沒有追隨時尚,強為其難地去表現“尖端”的題材,而是揚長避短,堅持寫自己熟悉的生活和人物,取得了可喜的突破和新進展。發表于1983年的《女工軼事》可為阿鳳的代表作。這篇作品同樣取材于工人生活,卻富有新意和時代感。作者用清新自然的筆觸,描繪出一幅80年代紡織女工工作和生活絢麗多彩的畫圖。作者著力塑造了李師傅這個平易近人,有著堅定信念的老工人形象。在李師傅的身上,不失老工人的傳統本色,又閃耀著80年代的光彩。她勤勤懇懇,任勞任怨,對黨有著一顆赤子之心,幾十年如一日地要求參加黨的組織。盡管由于“左”的思想的干擾,書記和副廠長借口“太忙”“慎重”將她長期排斥在黨組織的大門以外;盡管社會上的種種不正之風,使黨的形象被蒙上一層污垢。但是,李師傅從來沒有心灰意冷,失去信念,“她要求自己行動上像一個黨員”一樣。李師傅沒有做出驚天動地的業績,是一個普普通通極為平常的紡織女工,她像一顆靜靜的星,站在不顯眼的地方,不惹人注目,默默地發光發熱。然而正是由于這無數個像她們、他們這樣普通的工人,才構成支撐我們偉大社會主義大廈的堅實的基礎。李師傅的形象有著很大的普遍性和代表性,是應該引起人們的關心和注目的。讀阿鳳新時期的作品,給人突出的感覺,創作題材明顯地擴大了。
                 《腳步》是阿鳳新時期創作中第一篇描寫知識分子的作品,通過趙工程師不同時期“輕快”、“蹣跚”、“沉重”的腳步,表現出知識分子長期在政治上受壓迫被歧視的憤懣不平的心情;表現了他們入污泥而不染的高風亮節和對黨對人民堅定不移的信念。作者有意把筆觸伸向知識分子領域的嘗試是值得贊賞的。如果我們用愛的強烈,愛的單純來概括阿鳳前期創作基調的話,那么,新時期阿鳳這種愛則顯得愈發深沉細膩了。阿鳳不再是靠激情去完成創作了,而包括著作者本人對現實生活嚴肅認真的思考。這就使得這位本來善于歌唱太平盛世歌手的作品中竟然增添了一些悲憤的色彩和蒼勁的筆觸,唱出幾曲奔放的壯歌。這正是滄桑之變換,時事之轉移,留給這位老老實實工人作家頭腦里印痕的真實反映。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著名作家高洪波讀了阿鳳的作品后說:你仿佛面對著一個質樸厚重的人,聽他娓娓地敘述著發生在自己身邊的一個個故事,活動在自己周圍的一個個人物。而這又恰恰是為時代的色彩所點染了的,于是你便不知不覺地被引向作者所創造的藝術境界,從中悟到一些生活的真諦,拾起數片歲月的花瓣,窺到幾星思想的閃光。我很喜歡阿鳳的散文。阿鳳沒有辜負文壇朋友們的期望。他的創作可能不是那樣的轟轟烈烈,他卻為中國文學事業的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人生價值總要在人類事業中體現。作家的生命必然要隨藝術而延伸。一個作家寫出一個為讀者永記的典型故事,那就不虛度此生了。作家阿鳳就是始終是用他那淳樸的文字和語言伴隨他一生,阿鳳一生為文學藝術所做出的努力、做出的探求,及其在努力探求中取得的輝煌成績,必將被人民永遠記在心里。 
                 在紀念阿鳳百年誕辰的時候,我們首先要做的事情,應當是認真思考一下:當年,阿鳳的作品何以引發那樣強烈的社會反響?一個個普通工人形象是如何走進幾代人的心中?在建國初期的50年代,阿鳳及其小說散文又何為文學家、史學家、理論家熱切關注?圍繞這些問題,我們分別從各自不同的角度已經做過許多深入而廣泛的探討,發表了許多頗具見地的意見。結論雖然不同,我們卻可以從這些不同中找出根本上相同的一點,那就是阿鳳在創作的實踐中找到了一條屬于自己的道路:他深入基層扎根人民,為人民而寫作,努力寫出無愧于時代,無愧于人民,無愧于藝術,真正寫出為人民群眾所喜聞樂見的文學作品。不同的時代有不同的作家。不同的作家有著不同的追求和其所創作的作品。作為一名作家,寫什么,怎么寫。2014年10月1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所說:衡量一個時代的文藝成就最終要看作品。推動文藝繁榮發展,最根本的是要創作生產出無愧于我們這個偉大民族、偉大時代的優秀作品。沒有優秀作品,其他事情搞得再熱鬧、再花哨,那也只是表面文章,是不能真正深入人民精神世界的,是不能觸及人的靈魂、引起人民思想共鳴的。文學關注了時代,時代才可能關注文學。作品貼近了人民,人民才能對作品張開雙臂。阿鳳能受到讀者和評論家們的廣泛關注與好評,說到底就是他與人民同心,與時代同步的結果。真理其實都是通俗而樸素的。阿鳳的成功,并沒有什么神秘的訣竅。他只不過是用自己勤懇汗水嚴格按照文學創作的規律創作,在創作之前做了充分的準備,創作之中又堅持全神貫注,嘔心瀝血,一絲不茍,精益求精。正是因為準備很充分,工作很刻苦并且堅持矢志不移、永不懈怠的藝術追求,使他踏上了當代工人文學的至高點。18年前,作家阿鳳駕鶴西去,然而,他那憨厚中透露剛毅的面容,他那豪放爽朗的笑聲,他那穩健而果斷的舉止,仍然歷歷如在我們眼前。他一直活在讀者、評論家和各界朋友們的心中。在阿鳳百年誕辰的時候,我們永遠也不會忘記天津工人文學的一代作家,也永遠不會忘記阿鳳樸實的文學精神。

          (作者單位:天津市作家協會)

          作家阿鳳和孫犁






          責任編輯: 馬文秀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403號
           聯系站長
          久久香蕉网国产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