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rvjx"><th id="5rvjx"><th id="5rvjx"></th></th></form><address id="5rvjx"></address>

<em id="5rvjx"></em>

      <address id="5rvjx"></address>


          陸健2020年詩歌摘句

          作者:陸健 | 來源:中詩網 | 2020-11-22 | 閱讀: 次    

            導讀:中國作家協會會員,著名詩人、書法家、中國傳媒大學教授陸健作品選。



          我簡直文不對題,就像玳瑁
          伸出爪子撓著狒狒的后腦勺想問題
          ……
          由于服膺造物的旨意,我們
          忍辱負重,以表示對生物食物鏈
          等級的遵從,將部分生存權出讓
          以換取整體存活繁衍的權利
          ……
          坦白講
          人類是曾多次出現過群體性墮落
          ……
          災難不喜歡任何堅不可摧的城池
          我想說人類是愿意改悔的動物

          ——《戴口罩的動物們》,2020年1月28—30日。

           
          我能穿越到宋朝。鄙人何人?因為
          我是東坡一篇以逗號結尾的短文
          ……
          女生對“雄姿英發,羽扇綸巾”感興趣
          “小喬初嫁了”,男生表示憤憤不平
          ……
          東坡為什么蒞臨我們世紀?
          當然是想看適宜是否合乎他的肚皮

          ——《東坡穿越》,2018-2020年2月。

           
          醫學成果發現,我們的基因
          每天都不停改寫。外力,內力
          每天都在我們身體里相互抄作業

          ——《整容師廣告語》,2019-2020年。

           
          這不是一場勝利
          這是一次哀悼

          ——《我想象》,2020年2月9日。

           
          每天,在自己的葬禮上
          低頭,鞠躬。站著的我朝向
          躺著的我

          ——《每天,在自己的葬禮上》,2020年2月10日。

           
          親近的朋友遠遠招一招手
          陌生人匆匆而過,隔著厚厚的口罩
          已把這世上的危情了了會意

          ——《每個人》,2020年2月11日。

           
          肌肉男向往高原,恨不能躲進
          牦牛的睪丸里去;整容女軟軟地
          本想交出自己,卻無人采摘

          ——《弱弱的情人節》,2020年2月14日。

           
          春天有時并不那么可靠
          春天腋下有時藏著冷風陣陣
          櫻花的美,櫻花的凜冽

          ——《想念櫻花》,2020年2月27日。

           
          流云碰碰他袖口,移開了
          他擦,時間的陰影。他擦
          太陽昏黃,光斑搖著他的臉

          ——《路過》,2020年3月25日。

           
          小灰別是一只有思想的貓吧?
          這對它可不好

          ——《有思想的貓》,2020年4月24日。

           
          它把我推到
          比別的讀者更遠處
          這殘忍的真實

          ——《左手的書寫》,2020年4月26日。

           
          它歡欣或痛苦,糾結或焦慮
          看它和別的什么詞結伴而行

          ——《詞的尷尬》,2020年4月26日。

           
          我們一家三口,就這樣
          把世界抱著,把世界狠狠地愛著

          ——《周末生活》,2020年5月11日。

           
          水紋的尖銳抵住這一刻的命門
          火把驚叫寫在瀑布的臉上

          ——《我的火你的水,你的火我的水》,2020年5月21日。

           
          高樓長得像褲子
          腰帶上插滿旗子

          ——《隔壁兜兜》,2020年5月26日。

           
          她時而腳步平穩,微低下頭
          像在和自己的身體說話
          像和自己的身體相互安慰

          ——《太太和她的朋友》,2020年5月29日。

           
          四月到來。三月不得不向它
          交出自己的全部

          ——《綠色教皇》,2020年5月29日。

           
          我確信,憎惡來過,熱愛來過
          寬容也來過
          但所有人都不配得到原諒

          ——《巷口在前面》,2020年6月8日。

           
          我想起膽小的妹妹,四五歲時
          別人不經意一個抬手的動作
          她就嚇得慌忙抱住頭

          ——《回響》,2020年6月11日。

           
          我折服。我享受。想想也是
          好詩太多了,人間怎么辦?

          ——《得閑讀詩》,2020年6月11日。

           
          晚歸的鳥一閃而過
          留下它輕輕啼鳴的余韻成為窗花

          ——《靜夜思》,2020年6月15日。

           
          那本我從未閱讀過的書
          或者說——沒來及閱讀的書
          竟然空空的,像來世一樣空

          ——《曬書》,2020年6月16日。

           
          中東歷史綿長,地形復雜,嬰兒出生
          個個緊握粉嫩的小拳頭,不知是
          握住了未來還是握住了炸彈

          ——《在管莊看地圖》,2020年6月28日。
           
          李白昨晚說,的確
          灑家不小心為小學課本,弄出
          七七八八大而無當的文字
          欠妥。我全按了刪除鍵——

          ——《好同志李白》,2020年6月28日。

           
          東山是天下所有的山
          瑪吉阿米是天下所有的好姑娘

          ——《在那東山頂上》,2020年6月29日。

           
          一聲咳嗽絆倒一個勇士
          ……
          破折號的病毒
          蓓蕾狀的病毒,視覺上殘酷到
          足以讓馬其頓方陣丟盔卸甲的美感
          ……
          寬恕人類吧。病毒生活的妥妥的
          它有時不幸落在你我的道德上
          ……
          你熨得平展展的燕尾服
          后背上的風雨飄搖。昨夜生死之戰
          勝出的是我?另一支球隊?或僅僅
          是那只被踢得鼻青臉腫的皮球?
          ……
          他看見一個自己倒下
          又一個自己掙扎的不堪之狀。所謂
          榮譽的冠冕還在喂養一代人的野心
          ……
          樂隊的新手練習著意識形態的銅號
          真理是除此之外的選擇性遺忘
          ……
          人和病毒,很難說是哪個方程式
          入侵了哪個方程式
          ……
          一把
          尺子,從這邊開始丈量是自由
          主義,從另一側開始是極端主義
          烏龜背著水井它自己渴死
          ……
          可是,容我把面前的晚餐吃完
          把嘴角的湯汁擦擦干凈。不掉一個
          飯粒,在這饑餓的地圖上

          ——《蓓蕾狀病毒》,2020年5—7月。

           
          一次歡愛或
          一場陰謀。向著政治學經濟學的腸脹氣
          地球是一個思想,你看不清它的翅膀

          ——《車行路上》,2020年7月4日。

           
          忽然是詩學之一種,不能過長
          哪怕稍微有點長

          ——《忽然》,2020年7月10日。

           
          她皓首明目,編程設計般的
          善解人意。我們就緊鑼密鼓
          過起了從未謀面的婚姻生活
          ……
          鼠標
          點錯了位置,黑屏。就這樣不小心
          把自己這個人從地球上刪除了

          ——《虛擬婚姻》,2020年7月11日。

           
          猛一看,地圖像花花綠綠的
          草地。再猛一看
          地圖像一張布滿癬疥的獸皮

          ——《彼得的禮拜日》,2020年7月20日。

           
          一個人能用手背抓住什么?
          ——《十二背后》,2020年7月20日。

           
          數億年,幾多文明自戕隕毀?排著隊
          彳亍而行。盡是些找不到出路、沒出息的
          文明形態。今日之高貴且卑賤的地球生物
          能否延續?能否比以前稍稍出息一點

          ——《大阪小說》,2020年7月底至8月初。

           
          他們不斷老去,在兒孫身上
          重新發育他們的聲音與肉體
          春風忽然被吉祥樹摸了一下頭
          ……
          鑼聲已響。臺下的我冒領臺上的我
          像誤解一部存在主義的評書

          ——《佛山祖廟》,2019年初至2020年8月。

           
          我的小兒子在寫作業
          把書上的字抄在本子上
          抄著抄著抄成了他的哥哥
          抄著抄著抄成了我

          ——《抄襲》,2020年8月4日。

           
          千萬個浪頭如千萬個
          人頭,航船與水手,旋渦和英雄
          即使砍頭也要蜂擁向前走的頭顱

          ——《黃河入海口》,2020年8月7-8日。

           
          我的酒肉朋友和筆墨朋友
          越來越多進入“碧空盡”之終極境界
          我熟悉的聲音,傳來邀約陣陣

          ——《鬢邊的風景》,2020年8月10日。

           
          馬的奔跑
          刨出了埋藏地下的萬千馬蹄聲

          ——《朋友要去科爾沁》,2020年8月12日。

           
          城市的晨接著就到。再次忙不迭
          充血,勃起。脈搏不能梗阻,前列腺
          不能發炎,報紙不能缺少頭條

          ——《大城市》,2020年8月17日。

           
          我們在一次論爭中打了兩個敗仗
          ……
          公孫龍自言自語:白馬非馬
          重復到累了,干脆翻身騎了上去
          ……
          物質和暗物質,反物質卻不是精神
          火箭彈,太空艙,防毒面具
          享樂主義分子駕駛一只海綿拖鞋
          滑向天際外。純粹。逃亡

          ——《時光從四面八方涌來》,2020年8月22-24日。

           
          一首詩歌,無可撼動
          成群的詩人,一觸即潰

          ——《今天的放射性》,2020年8月28日。

           
          讀一陣阿米亥,讀一陣榮格
          手放在夜的背上,如放在圣經上

          ——《美好的一天》,2020年8月31日。

           
          人民
          這兩個貧窮的字是他們僅有的行李

          ——《休息日》,2020年9月3日。

           
          我搬到舊金山,新德里,將那里的
          民主和暴行,記錄在案,一一
          甄別對照。真相的黑,大白于天下

          ——《搬運與喬遷》,2020年9月3日。

           
          腳面之上就是天空
          一根弦索顫動于手指
          于山巒的高

          ——《看見》,2020年9月3日。

           
          說你的名字,我俯首
          低聲,再低聲
          低到我自己也幾乎無法聽見

          ——《西藏》,2020年9月6日。

           
          兩半的我,黑白相間的我
          你,他,她。交通卡中睡眠著
          一個狂妄的家伙,一個卑微的家伙

          ——《地鐵》,2020年9月6日。

           
          懶惰當成教養,懦弱當成
          善良的遮羞布。想到此
          幾乎我就要悔恨今生為人

          ——《慢鏡頭》,2020年9月7日。

           
          目標果然,他也不能不
          踉踉蹌蹌地按規定路線
          通過那些曲曲折折

          ——《游戲》,2020年9月8日。

           
          只有鳥鳴的拖音比較悠長
          屬于公共財產

          ——《人說有的玩笑不能開》,2020年9月8日。

           
          滿城的黃葉。是秋天在花錢
          這奢侈的季節。樹木衣單

          ——《秋天》,2020年9月8日。

           
          無意間
          傷害過一位河南友人,失眠中我多次
          面朝他的方向跪下一只膝蓋

          ——《受戒》,2020年9月9日。

           
          步輻時寬時窄,腰腿之疾不愈
          相逢路人,有意挺胸提臀
          遠遠拒絕衰老等等枯敗字眼

          ——《乃人自道》,2020年9月10日。

           
          昆侖玉。你的每一坨細碎
          的毛料
          都給了我——整個昆侖
          在盈盈一握

          ——《昆侖玉》,2020年9月12日。

           
          靜,像垂垂老矣的國王
          守著他疼痛的江山

          ——《夜中國王》,2020年9月15日。

           
          她的
          愕然廣闊無邊,使我淚流滿面

          ——《我的遠方的美路》,2020年9月16日。

           
          談外星人真實存在的假設?
          說的是非邏輯的嚴密性嗎?

          ——《柏林愛樂玄學》,2020年9月16日。

           
          發往全世界的資訊,全是密碼電報
          五萬廚師抱起同一根大棒吃胡蘿卜

          ——《酒說》,2020年9月18日。

           
          我清楚他在那兒。他在那兒很好
          移動的他,時明時暗的他很好

          ——《暗中的我》,2020年9月19日。

           
          寫詩
          多數要慢慢磨。怕就怕賈島
          推敲完畢,門內和尚已經圓寂了

          ——《車過賈島路》,2020年9月22日。

           
          它留了最大最深的漩渦給自己

          ——《觀海潮》,2020年9月24日。

           
          我拜訪1971年的
          約翰。羅爾斯。我能否把當年
          15歲的那個我射下馬來?

          ——《散漫》,2020年9月26日。

           
          一首詩的結尾,猶如
          夜間逃犯,只能暗暗追捕

          ——《積水》,2020年10月5日。

           
          她的一葉葉紅色,于風的搖擺中
          不言不語,攀爬。天空已不再是
          高處。天命——血的塊狀物

          ——《馬萬國的畫》,2020年10月6日。

           
          我等,等幾句被指定的話
          經過我身體的通道。我是個信使

          ——《我寫著一些無關緊要的文字》,2020年10月8日。

           
          生活并不欠你一場艷遇,一個榮光

          ——《祈禱》2020年10月8—9日。
           

          在這個從不臉紅的世上
          她臉紅了一下

          ——《觀花女孩》,2020年10月11日。

           
          偉大假如是一塊牛排。切成
          一段一段帶骨肉,情況又會怎樣?

          ——《偉大之前》,2020年10月12日。

           
          這樣的人民我寧肯不作
          我因自己是人民而深感恥辱

          ——《十個人民》,2020年10月12日。

           
          我想是道。可是
          非常道就坐在我的對面

          ——《某日打坐》,2020年10月13日。

           
          五點剛過,摸黑出家門
          把黑又摸了一下,比較涼

          ——《出行》,2020年10月16日。

           
          這世上最堅強的人。這世上
          內心最柔軟的人。不可戰勝
          內心深處藏著一個小孩

          ——《獲獎感言》,2020年10月19日。

           
          我頻頻修改自己的履歷
          為無人知曉暗暗欣喜

          ——《隱秘的敵人》,2020年10月20日。

           
          我對真理的感知,趨近
          是一種帶體溫的絕望

          ——《這一年幾乎是我的一生》,2020年10月24日。

           
          窗戶跳樓了。啪地碎響
          也許它并無更好的去處

          ——《……》,2020年10月28日。

           
          靈魂陡峭
          我的愚蠢
          比智慧先一步爬了上去

          ——《靈魂陡峭》,2020年10月30日。

           
          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人若是
          不思考,神可能哭都哭不出來了
          ……
          短短一生,等不來靈感光顧
          長長的一生,缺乏必要的耐心

          ——《一個聲音告訴我》,2020年11月2日。

           
          它的威權得以確認。它不露面
          它住的宮殿不顯示門牌號碼
          人們推舉醫生來寫請示報告
          因為今年醫生的文筆尤其好

          ——《在暗處》,2020年11月3日。

           
          藝術家為何只說什么“像”什么
          以及它的變形?因為“是”字他
          不會寫

          ——《厭煩了我的說》,2020年11月4日。

           
          他的頭發在西城
          早已掉光。一入東城地界
          就重新長出來

          ——《西城老王》,2020年11月5日。

           
          他說昨晚做了個夢
          人類最后一日降臨
          無可更改,出于絕對的指令
          ……
          他的背影像是我們所有人的背影

          ——《他說夢中》,2020年11月7日。

           
          此時太陽像一根食指,有著飽滿的指肚
          黃道十二宮。星斗合圍,那些光芒的髭鬚
          音樂聽音樂如聽呼救
          ……
          一盤菜肴和兩幅刀叉賭著好運
          山川河流。騎士與戰馬交換頭顱。兵器
          遮擋戰爭也遮擋和平
          ……
          時間的工作臺上
          人頭滾滾。富人用過多的貨幣壓迫自己
          前所未有的場域,被前人用舊的這世界

          ——《在奧菲莉亞的軀體上》,2020年11月9日。

           
          冬天了,遠方在候鳥背上
          冬天,滿地落葉的遠方,在樹上

          ——《就當是遠方》,2020年11月10日。

           
          但拜登七十了。假如別人這樣說
          為人民服務——我會認為他
          在開一個比人民還大的玩笑
          ……
          他們今生,注定要手指對方鼻子
          誰有前科,誰舞弊,誰馬上就
          扁平為一張過期或不過期的支票
          ……
          白宮的白墻會被誰再刷一遍?
          ……
          共和黨——民主黨。建平和太太
          各投各的票。他們在生活中臉對臉
          政治上背對背

          ——《美國大選在一位華裔家中》,2020年11月12日。

           
          神色漠然,寒氣砭骨。有的
          余光一瞥,看我像看一張人皮
          其它的直接將四周視若無物

          ——《凌晨三點》,2020年11月13日。

           
          她拎著鞋子像拎著自己的性命在跑
          ……
          警察想抓誰,即使是好人都逃不掉
          更別說壞人了

          ——《觀影:某部國外警匪片》,2020年11月13日。

           
          我的淚把積存的一些生活殘渣
          沖出體外。母親,你的愛
          仍帶著光明、溫暖涌泉而來

          ——《母親逝世三周年祭》,2020年11月20日。

           
          你篤信一萬,萬全無虞。我懷抱
          萬一,是偶然的偶然,幾近于無

          ——《十七行詩》,2020年11月21日。
          簡介
          陸健,祖籍陜西扶風,1956年出生于河北滄州,在河南洛陽讀完中小學,南陽插隊4年半,1978年考入北京廣播學院,在中央電臺、河南省文聯曾有任職,現為中國傳媒大學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殷商文化學會會員、中國傳媒大學書法學會副會長。曾出版文學著作19部,獲多種文學獎,有作品被譯為法、英、日文,有作品被收入《中華詩歌百年精華》等書。在《人民日報》、《光明日報》、《中國文化報》、《文藝報》、《中國藝術報》、《書法報》、《羲之書畫報》、《大公報》、《澳洲新報》,《榮寶齋》、《讀者》航空版、《中華兒女》海外版、《中國書法》雜志等發表書法作品近百幅,書學文章多篇,有作品被青海省博物館、山東省博物館、青島市博物館、湖北省博物館等文化機構、美、加、澳、日、韓等國與國內知名人士收藏。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 【中詩簡牘?星星】周

            【中詩簡牘?星星】周刊以【中詩簡牘】歷年上刊作者為征稿對象,向讀者展示作者
          • 【中詩簡牘?星星】周

            【中詩簡牘?星星】周刊以【中詩簡牘】歷年上刊作者為征稿對象,向讀者展示作者
          • 中國教育電視臺2022詩

            吉狄馬加副主席發表致辭,他表示,詩歌是美好的,每個人的精神生活需要用詩歌文學來
          • 李犁:《意味 情味 韻

            喻國瑋的藝術探索首先追求的是整體的詩意感,就是韻味。其次是他的構圖都力求新
          • 【中詩簡牘?星星】周

            【中詩簡牘?星星】周刊以【中詩簡牘】歷年上刊作者為征稿對象,向讀者展示作者
          • 【中詩簡牘?星星】周

            【中詩簡牘?星星】周刊以【中詩簡牘】歷年上刊作者為征稿對象,向讀者展示作者
          • 中國教育電視臺2022詩

            吉狄馬加副主席發表致辭,他表示,詩歌是美好的,每個人的精神生活需要用詩歌文學來
          • 李犁:《意味 情味 韻

            喻國瑋的藝術探索首先追求的是整體的詩意感,就是韻味。其次是他的構圖都力求新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403號
           聯系站長
          久久香蕉网国产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