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rvjx"><th id="5rvjx"><th id="5rvjx"></th></th></form><address id="5rvjx"></address>

<em id="5rvjx"></em>

      <address id="5rvjx"></address>


          多年前(十首)

          作者:山妮 | 來源:中詩網 | 2020-11-20 22:19:45 | 閱讀:

            導讀:程勝鳳,筆名山妮。湖北麻城人。現居甘肅蘭州。一個愛詩讀詩寫詩的女人。

           
           
            多年前
           
          多年前
          我帶著蘋果去看望一個人
           
          走在微雨的山路上
          也是這樣。猶豫著
           
          忽然想到煙花易冷
          這個詞
           
          而現在。我是被同樣的雨淋濕著
          ――一切并未改變
           
          腳印亦如夢中的
          某個場景
           
          微雨的山路上
          看那些虛擬的光
           
          看那些相同的樹木
          指認著
           
          一個無比依戀的人
          怎么樣地走在春天的
          一場告別里
           
          再不復來的美
          再不復來的問候
           
          或看望
          或重逢 
           
           
            也只有這么多年的沉默
           
          每次想起一些事
          如今倒覺著,我們只是
          曾經一起坐在時光里
          沉默著
           
          墻上掛著剛剛新裱裝的
          你的詩詞
          你和他交談著
          交談著你們的詩與遠方
          我在一旁默默地喝著一碗
          甜甜的老米酒
           
          后來走上村外的河堤
          我們三個人
          你一再說到那個冬天你生病了
          你掛了幾天吊針
           
          卻始終不肯說我的信
          我的詩。你收到過沒有
           
          我也只是沉默著
          不時仰面呼吸一下
          已沐著早春微寒的雨
           
          只是從此,我們再也沒有
          三個人一起走在河堤
          這么多年過去了
          也只有這么多年的沉默
           
           
            一個下午
           
          我對自己說
          一個人要去哪里啊
          一個人能走多遠
          一個人要走多遠才算走出了
          荒蕪
           
          我隨手寫著
          ――愛
          受罪。受寵若驚。
          ――愛
          雨的滋潤
           
          小心有老虎下山
           
          有時。很多時候
          我都是這樣。胡亂的寫著。
           
          我無法準確地表達自己
          面對每一張白紙一樣的日子
          每一個下午
           
          因為不知道風

          哪邊吹來
           
          就要掀起你的蓋頭
           
           
            人間草事
           
          其實,是我自己掙脫
          那個人的手
           
          一個女人
          要把我從那片莊稼地
          拔除
           
          是早春
          我在自己的春天戀愛
           
          可她覺得
          那是她一個人的春天
           
          她穿連衣裙
          她戴花草帽
           
          她就那么順著一棵莊稼
          找到我
          除掉我
           
          她沒有想到
          正是她的一個隨意的舉動
          改變了我一生
           
          我這棵被她隨意連根拔除的草
          還能在一片荒野里
          移動春天
           
           
            谷雨
           
          連著。一天一天
          風從北方吹來
           
          我卻不能企盼
          風能給我帶來些什么
           
          除非雨
          真的下起來
           
          逃出荒原的人
          本身帶著沙塵
           
          唯愿
          所有的夢
          都朝一個方向
          谷雨可以布谷
          谷雨真的下雨
           
          真的和你一起走在
          一滴一滴懸著露水的
          麥田
           
           
            早春
           
          早春,細雨
           
          荷鋤的少女
          走在田埂上
          青草的露水打濕著她的夢
           
          她是孤獨的
          包括她的潮濕
          她的青春
           
          只有那個挎竹籃的山妮
          記得她對一朵映山紅
          說過什么
          對一株蕙蘭許過什么愿
          還怎么樣愛著一只
          藍色的蝴蝶
           
          所有的美好來自早春
          一竹籃豬草的心愿
          一筐山蘑菇的約定
           
          時間只是一面鏡子
          你隨時能夠照見
          美好的出處
           
           
            我是個子最矮的那一個 
           
          一個人走在路上
          為了停靠
           
          個子矮也一樣可以愛著
          每一滴露水
          每一條河
           
          為了停靠 。坐船。
          然而,船過后
          河面似乎已與你無關
           
          白石鎮,我認得一個人
          表情憂郁
           
          我們一起逃過。暴雨的季節
          只對一條船。充滿無限地眷戀
           
          有時像那容器
          已無法辯認年代
          被生活忘記
           
          個中滋味跨越的風景
          別人無法代替
           
          只懂得小心輕放
          按部就班
           
          我是個子最矮的那一個
          難免手里的燈被你一再忽略
           
          為了修復。我還得停靠
          我還得走。或被當成容器閑著
           
           
            好像真的有這么個容器 
           
          可以確定
          沒有多余的枝丫再可以生長
          人到中年,修減再修減
          能容下一棵桔樹的空間
           
          每年能結幾顆桔子
          酸的時候酸
          甜的時候甜
           
          也像陳醋
          也像佳釀
          你做酸的
          它就盛酸的
          你做甜的
          它就盛甜的
          你做成苦的
          它就是苦的
           
          容器只是容器
          我們可以不斷地傾盡所有
           
          再重新開始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 時間河流中的月光

            海盈,本名馬海盈,河南寶豐縣人,現居鄭州。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河南省詩歌學會顧問。
          • 在漫天的大雪中奔跑

            邱華棟,小說家,詩人,1969年生。著有長篇小說《夜晚的諾言》《白晝的喘息》等12部
          • 2021年中詩論壇半月原

            第三期(10.16~10.31)收到有效投稿109首,經第一輪投票預選出24首, 再經第二輪投票,
          • 你點亮的燈籠時間也難

            洪燭是20世紀80年代的大學生詩派最具代表性的詩人。他一生以詩為伴,那溫婉、柔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403號
           聯系站長
          久久香蕉网国产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