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rvjx"><th id="5rvjx"><th id="5rvjx"></th></th></form><address id="5rvjx"></address>

<em id="5rvjx"></em>

      <address id="5rvjx"></address>


          中國畫必須現代化

          作者:賀文鍵 | 來源:中詩網 | 2021-01-26 | 閱讀:

            導讀:中國畫往何處去?且聽文人畫家賀文鍵娓娓道來。

            后園 賀文鍵 三尺整張 2018
           

            歷史注定,中國畫必將迎來一場革命。

            在很早一一也許將近100年之前,就有許多畫家在思考這個問題了。這其中有徐悲鴻、林風眠,當然還有其他人。徐悲鴻去了法國,帶回了現實主義,對新生的中國的美術影響深遠。1949年之后,我國美術由于對前蘇聯美術的學習和模仿,使我們的國畫基本上成了西方油畫的翻版。至今在各大展覽上,經常還可以看到中國畫這種牛頭不對馬嘴的風格特色。

            不管對與不對,我們都是在找出路,按說不應該批評。但是事到如今,情況愈演愈烈,我們應當有一個清醒的認識和態度,一切還可以挽救。那就是,國畫確實發展到需要進行一場革命的狀況了。現狀很清楚,絕不是只有現實主義這一途徑能夠解決的。中國畫的問題,是一個十分老舊的問題。一個技法,一種觀念,用久了卻還在沾沾自喜,洋洋得意,對這個色彩繽紛的行當來說,應該是一種具大的悲哀。表面上,傳統得到了繼承,但由于偏離了中國畫的主軸,許多東西越來越讓人困惑。

            我們究竟是畫西畫還是畫中國畫?

            中國畫的出路在哪里?

            除了現實主義還有什么路可以走?······

            但我確信一點,那就是中國畫必須現代化。中國畫必須在自身的特點上做文章,這就是未來中國畫的出路與發展方向。

            林風眠的嘗試是了不起的。他把國外藝術中的色彩觀、構成觀與東方審美熔為一爐,畫出了自己的新意。他還培育了幾個美術大師,即吳冠中、趙無極和朱德群、吳大羽等,其實潘天壽也受其影響,盡管后朱德群與趙無極早已不是中國籍的畫家了,但他們把純粹的東方審美意識帶入了西方的美術界,讓他們成為了世界性偉大的美術家。相反,吳冠中將西方的一些審美趣味帶入了中國畫,又成為了我們的藝術大師。誰更成功?難度更大?一句話兩句話說不清楚,讓后人們去說吧!

            清末以來,中華民族多災多難。中國文化與藝術面臨一次次浩劫,許多行當為之滅絕。美術人一直想尋求一條光明之路。但是,中國畫有一點始終沒有得到解決,那就是中國畫的現代化,一直是一個讓人揪心的問題。吳冠中曾經下過大力氣想嘗試解決,所以他在20世紀80年代就提出過“筆墨等于零”這么一個說法,當年自然引起軒然大波。他這一招讓許多畫家不會畫畫了,飯碗也敲掉了,沒有飯吃了,于是,很多人對他是兜頭蓋腦一頓臭罵。

            其實,矯枉必須過正。這是魯迅先生的原話。

            我認為,他只是想解決中國畫的現代化問題,表述有些問題。人越活越老,也就越活越明白。老爺子晚年搞起了“書法畫”的概念來,字寫的不太合書法家的譜,引起了許多人的譏諷,直到他死,他還是沒有解決中國畫的現代化問題。

            中國畫需不需要現代化呢?

            這個問題放在現在來討論,毫無意義。互聯網都成為了傳統產業,夕陽產業,我覺得“現代化”這個概念都有點為時過晚了。誰愿意怎么畫,那就怎么畫吧。你要去畫工筆重彩,你要去畫小寫意,大寫意,你就去畫好了。但是現今這個美協是個奇怪的單位,他們畢竟也是由一些人員組成的機構,有著自己的觀念。所以他要辦展覽,就會有自己的選擇性,這就產生了主流與非主流。

            但是我們要思索思索,當年王維的山水畫是主流嗎?蘇軾的枯木怪石是主流嗎?徐渭的墨葡萄和墨芭蕉是主流嗎?八大山人的怪鳥與怪石是主流嗎?齊白石的蝦草魚蟲是主流嗎?相反,主流作品在畫史上影響極其有限,而非主流的他們都成為了流芳百世的偉大的藝術家。這是為什么呢?我們必須好好地思考思考這個問題。中國人品性純良,喜歡單純美好的事物,喜歡隨大流,在搞藝術上來看,是個缺陷。

            醒醒吧,畫家同胞們!藝術不是玩政治,隨波逐流是沒有前途的。你就是參加了100次國展,你的畫就是賣出了天價,歷史不買賬,還是一堆垃圾。

            中國畫要畫給未來的人看,必須進行一場現代化的改革。山水畫的技法再重要,各種皴法無非是表現山與水的立體性效果。筆墨再怎么重要也是畫給人看的。敷彩無非是想讓眼睛享受豐富的美感。墨分五色無非就是光的明與暗。吃什么不重要,有營養的,沒營養的,能讓人吃飽才重要。至于可口不可口,不同的人,將會有不同的口味。

            去飯店吃東西,從來沒一個人說,這道菜什么意思呀?我不懂。看畫的人經常有人說,他的畫我不懂。其實,那是你自己的問題。被一種觀念——尤其是被現實主義蒙住了雙眼。你習慣性覺得,一幅畫必須有個中心思想,必須得有一些教化的意味,你怎么能看得懂呢?別看你畫了幾十年,看了幾十年,教了幾十年,因為你只有政治觀,道德觀,沒有美感,性感,或者情感,毫無想象力和創造力,你根本就是站在流沙之上,所以你才會不懂!

            也許,會很多人會反感一切不懂的東西。當代有一句非常流行的話:你怎么也叫不醒一位裝睡的人。那么,我們就各行其事吧!你搞你的,我搞我的。你穿你的舊衣服,我穿我的睡衣,打我的赤膊。中國畫的現代化革命,就是要把真和美奉獻給大家,消除我們中間的美盲。

            多一點真美,少一點功利。那將是對我們的社會、我們的民族和我們的后代最大的功利!

          2019.1.19
          2021.1.18
           

            賀文鍵,原名賀建春,另名牧鑫、雪禪子,湖南省常寧市人,上海戲劇學院畢業。湖南作家協會會員,湖南谷雨戲劇文學社社員,現為湖南省藝術研究院國家二級編劇,全國藝術類核心期刊《藝海》雜志社副編審。熱愛書畫創作。主要作品有作家出版社出版的戲劇《孔丘與陽貨》、詩集《溫柔的槍手》、小說散文集《單身漢的祙子》等五部。在《戲劇春秋》《藝海》《理論與創作》《中國青年報》《星星詩刊》《綠風》等發表100萬余字作品。其創作的電影《拯救愛情》《水》、電視劇連續劇《愛情跳棋》曾在央視八套及全國各地電視臺熱播;戲劇作品主要有話劇《國難:1898》《殺人草》、湘劇《譚嗣同》、音樂劇《假如今生再來》、歌劇《紅丘陵》等;電影曾獲大眾百花獎、上海國際電影節金爵獎等提名獲,戲劇曾獲全國田漢戲劇獎文學二等獎和論文一等獎,湖南省“五個一” 工程獎、湖南省優秀新目劇獎、湖南省首屆及第二屆田漢戲劇文學獎、湖南省創作劇目金獎和優秀編劇金獎。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上一篇:初游岐山有詩興 下一篇:很抱歉沒有了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久久香蕉网国产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