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rvjx"><th id="5rvjx"><th id="5rvjx"></th></th></form><address id="5rvjx"></address>

<em id="5rvjx"></em>

      <address id="5rvjx"></address>


          1983—2020年詩選

          作者:海岸 | 來源:中詩網 | 2020-11-16 | 閱讀: 次    

            導讀:海岸:詩人、翻譯家,浙江臺州人,八十年代就讀于杭州大學、上海醫科大學研究生院,現供職于復旦大學外文學院,《英漢醫學大詞典》《英漢醫學辭典》(第4版)主編,先后獲得過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首屆上海高校服務國家重大戰略出版工程基金、上海文化發展基金、上海翻譯家協會“STA翻譯成就獎”。著有《狄蘭?托馬斯詩歌批評本》、詩集《海岸詩選》、《海岸短詩選》等多部。



          █最初的詩意

          一枚石子投入水中
          驚起一圈漣漪
          層層疊疊

          清澈的湖面
          頓時模糊不清
          茫茫然,不知所措

          漸漸地,恢復了寧靜
          一葉小舟,仿佛更堅定
          紅潤的太陽,似乎更清晰

          不一會兒,又一枚石子
          一枚又一枚,投向更遠的湖心
          叮鈴鈴……下課鈴響了
          先生收起世界名詩的講義

          (西子湖畔,1983)

          █踏 青

          從黃龍洞上山,攀援保俶塔下的初陽臺
          西湖晨露未褪
          翻越葛嶺,悠然進入宋詞
          一步三回頭
          牽手同窗好友,步入谷底
          春花秋月,更兼殘雪
          大學的光陰似水

          從白堤上船,駛向湖心三潭印月
          挨個扶塔留影,抑或
          橫一葉小舟
          賞蘇堤六橋煙柳
          聽曲院風荷南屏晚鐘
          余音裊裊
          飛越云棲九溪十八澗

          午夜的影院散了場
          我隨《第三次浪潮》涌出湖心

          (西子湖畔,1984)

          █夜之斷想

          夜風撩撥窗帷
          淡藍的修竹傾斜。竹花撒滿一席

          一個身影緩緩地垂落
          一種惶惑的風姿
          在清涼的石階上隨風飄蕩

          子夜的燈火
          一舌展翅的觸須
          期待奔逸的雨花飄落

          憂郁的表情
          一樹青澀的果漿
          從眉梢優美地滑落

          夜是一片黑色的海洋
          一絲甜蜜映著天地
          點點星光涂抹白色的院墻

          孤島無語。夜風吹過海門
          淹沒在水中自有其存在的意義

          (臺州灣,1985)

          █海就在岸邊船就在海邊

          推開岸。勿需選擇
          海就在岸邊

          陽光從街頭浮向巷尾
          樹搖動風向
          我讀著自己。無數雙眼睛讀著自己
          水拍打出一個個故事,沒有封面

          走出大陸地走出森林
          撫摸岸頭,掌心流過一陣起伏
          我們去尋找那張藍色的面皮
          從岸邊承租一條船,載坐幾個自己
          等待一個無風或有風的早晨
          告別堤岸,有如鷗鳥展開翅膀
          面向夕陽的歸巢
          推開岸。別無選擇
          船就在海邊

           (1986)

          █靜靜遠離,片言只語僅僅遠離片刻

          城市相挽著,哪怕是斷壁殘垣
          瘦削如風的肩膀沒有風度
          我從人流中走過
          從單元音雙元音鋪就的軌道走過
          片 言 只 語
          摔下幾個片斷、幾個情節或故事
          土地和陽光從此步入背景

          一次遠離自己的散步
          一場片言只語的對話
          在某一碧野此起彼伏
          或是一種簡單的手勢 之后
          城市回歸寧靜
          我回歸一個蹲坐或蜷縮的姿態
          片言只語起身離去,靜靜遠離
          頃刻。角色退出音樂之外
          燈光折疊起來
          我坐著,試圖坐在主角的位子
          干癟的袖口盛滿風
          鼓動身子,一陣又一陣
          追趕靜靜遠離的言語

          世界蛻換著季節的外衣
          天空飄浮陽光的影子
          片言只語,波動源初的水聲
          從破碎的歲月里



          落在金屬般龜裂的舌面
          濺起一片血珠的光亮

          走在城市的人流中
          走在單元音雙元音鋪就的軌道上
          我撫著旗幟般招展的城墻
          片 言 只 語
          在軀殼內生起
          靜靜遠離,片言只語僅僅遠離片刻

          (1987)

          █杯水之間

          隨手伸出一對靈活的手指
          超越端坐的桌面
          操起一杯水
          掌心溫暖,手中的水
          開始顫動
          手外的水面漂滿了傷感

          隨手伸出所有活著的手指
          超越肅立的墻壁
          操起相對的兩杯水
          掌心熱烈,指間的水沸騰
          指外的嘴看著左右
          面色漸趨蒼老

          隨手伸出一種優美的姿勢
          超越南方與北方
          濺濕的手指收回來
          掌心寧靜,杯內杯外是水
          指間不見漂浮的傷感
          沒有憂傷沒有

          杯水之間擱著一雙手
          掌心冰涼

          (1988)

          █我們受困。而且

          無奈將自己關入軀殼。眼睛終究
          抵達不了彼岸
          陽光撲不滅門內的漆黑
          任僅存的一對手腳寄存在人世

          唯恐感染門外的世界
          肉身孕育成一座避難所
          拿起筆 隔著白紙
          囚居自己
          從此遠離世界
          一個軀殼遠離另一個

          面對喧囂的世界
          面對掌心柔軟的沖動
          我們沉默不語
          一旦進入,自我從此消失

          終將要被世界吞吃 活生生地
          我們無法脫身

          (1989)

          █Hello, 90


          我未觸及彼岸,卻觸及
          一個年代的底部。像觸及根
          Hello,90

          我的五官灌滿鹽和語言
          血滋養它們的生存,有如詩
          滋養人類的虛弱,Hello

          沒有什么,沒有鐵,沒有果核
          沒有走時準確的鐘表
          或其粗糙的反面

          Hello,從袖口伸出的雙手
          推開門的左右,道路深重
          從一個年代伸入另一個

          穿過雙耳的疼痛穿過腦干
          穿透自身的遺骸
          陽光與苦難分割我的身心

          松開我的手,我的牙齒
          讓我留在顱內的天空
          留在憤怒的傷口

          Hello,有一面旗幟插在心口
          有一粒種子播撒在山谷
          風的去處,光陰如梭

          (1990)

          █致狄蘭·托馬斯

          遙遠的城市遠去一種聲音
          遙遠的詩人害怕親近
          害怕顱內每一根理性的神經

          帶著思想奔跑的詩人
          撕開太陽與月亮交替的子宮
          催動花朵,穿越生命的根莖

          你播撒詛咒的種子
          吮吸時辰的每一秒骨髓
          沉入氣候飽受血汗的漂泊
          點燃昏昏欲睡的城區

          霧天的倫敦,匆忙的紐約
          握緊你眼眶里的黑暗
          檢閱的淚水越過升騰的陸土
          整整幾個季節
          守護一位孤寂的靈魂

          我開始進入你殘忍的天堂
          開始替換你的形體
          我,一次不經意的反反復復
          孤單了所有溫暖的光線

          (1991)

          █十二月的冬天

          我終于躺倒在十二月的冬天大雪紛飛
          命運的車輪吞噬了一切欲望與成就
          生命罪孽深重
          泥土在人類面前死去
          一種原始的力,重復死亡
          一匹馬奔馳其上

           “一、二、三,去大山,
          叫輛紅色的救命車。”

          鄰床的病友不見血色,一身黃疸
          盲眼直視的雙瞳
          仿佛一盞灰暗的燈,掃視海天
          天光反射斜耷的腦袋
          一串石頭般的腳趾 
          一個影子從窗口跳向天國
          一臉絕望的微笑

          我終于躺倒在十二月的冬天 白雪茫茫
          顆粒脫離麥桿而去
          天才離別頭顱 沒有回聲
          生存是人類無法收獲的果園
          一片寂靜
          一只飛翔的鳥正馱起黑暗

           “一、二、三,快上路,
          接客的渡船要搖櫓。”

          船殼收容軀殼和鄰床最后的謔語
          在季節的誕生或消逝中
          只有我低聲歌唱
          只有一位流浪的詩人
          揪住自己的毛發,跋涉在江河之上
          只有我的歌誦唱一個世代的腐敗與更新
          我終于躺倒在十二月的冬天 雪落成河

          (1992)

          █《挽歌》序曲

          第一滴血流自脈管的深處,淹沒另一種生存
          淹沒季節,一切的始發與盡頭
          第一聲呼喊反動著誠實的牙齒
          而口舌相距甚遠,心更遠
          第一顆淚抹去眼眶所有的注視
          掩埋壕溝、楚河與人際間的隔閡
          第一天穿刺就決定了一切
          第一次顱內失衡……

          我躺在人類的大床,疾病面對著死亡

          地球,天宇間一粒完整的血珠
          日子反反復復,耗竭它所有的能量
          江河大川深刻在臉面
          承接雨水、血汗和淚珠
          氣象在海陸上空哀悼
          現代人喪失土地、目標及僅存的勇氣
          哀悼患病的心靈在每一個血細胞里哭泣

          世界!我已嘗夠自己的鮮血
          時光便是地獄!

          沒有什么思維沒有存在
          手搭上一扇命運的舊門框
          回首探望的人流,肘內的針眼疼痛
          什么忙碌的星期,尚未追尋的業績
          什么未成氣候的意象
          有一場風雨說要發生便發生
          有一件不幸……

          活著真可怕,活著
          是一種無可形容的痛

          伸出流血的意志,去敲打遠方的絕望
          超越交易、詞語和深層的祈禱
          超越愛與隨意的毀滅
          從干燥的炎癥,通過紅色的宮墻
          從一個地帶到另一個地帶
          從積水遍地的河沿進入驚濤刷洗的石岸
          死亡也是一門藝術,就像手邊的一事一景

          (1993

          █病歷

          今天,我被推向手術室萬物肅穆
          今天的我被推上手術臺

          走廊的盡頭,我赤條條地去
          黑暗中握不住一絲傷悲
          今天,我被推上手術臺
          那是一方血水浸泡的圣地

          兩岸有肢解的、縫合的
          手術臺。白布單
          躺著是我唯一的抒情
          伸展四肢是我唯一的抒情

          手木刀劃過麻醉的黃昏
          于是就有了聲音,血液的聲音
          我把昨日還給昨日
          讓死去的死去
          生長的仍然生長

          今天,我被推向手術室
          今天的我被推上手術臺兩手空空

          (1994)

          █我與上帝握了一下手

          我與上帝握了一下手
          他的手碩大無比,無所不能
          我他媽的握過上帝的手
          他的手蒼白,透著死氣
          我曾向往上帝的手
          一雙太陽般的溫暖
          我想要是能握一下上帝的手
          那怕輕輕的一下
          我無法不握上帝的手
          他的手無處不在
          我無法握緊上帝的手
          他的手來去無蹤
          我又怎敢握住上帝的手
          有時卻想永遠握住他的手
          就此了卻塵世無奈愁
          我似乎與上帝握了一下手
          我真的握了上帝的手?
          我最終握住上帝的手
          他的手擊中我的神經和汗孔
          我與上帝握了手。沒有握手。握手

          (1995)

          █疾病是一種死亡的現實

          只有一顆心,只有虛構的時光
          不幸,猶如小麥染黑在田野
          掌紋長滿風與花草
          憂郁剩下一張表情
          疾苦的麥芒刺破遼闊的天空
          三種痛的表白洞穿現象的門窗

          疾病是一種死亡的現實
          生活漫流一方海水
          一次思維的突破
          如同浪花被暴曬在汪洋
          我憤怒的詛咒越過爆炸的極限
          割下手指喂養自己
          也只能是一種遺憾的殘疾

          只有一顆心,只有現實的時光
          生存,像野果堅挺在枝頭
          憂愁落下普濟的細雨
          生命返回臺階
          猶如夏日的炎熱未曾減弱
          向往未見絲毫的減退

          疾病是一種死亡的現實
          它布置了一個任意傷害的世界

          (1996)

          █跨越

          我大步跨越人類,跨越意象沉積的礦藏
          金屬般熱烈的注流鑄造殘缺的靈魂

          多趾的季節,從葉脈降到根莖
          疼痛波及花,波及一根伸展的枝丫

          我穿越時光,血液撒在詩歌的底部
          托起人類,好比裸露的意象托起一座豐碑

          男性的力,迭著春天的玫瑰
          煙囪般高聳的塔,眺望岸邊裊裊的炊煙

          我的想象傍著蕁麻,陪伴敏捷的昆蟲
          傾聽氣候降臨蝸牛之背,在人類的腳底爬行

          末日駛出港灣,患病的海水一片混濁
          河流入海處,傳來聲聲再見的呼喊

          我搜刮大地上奔跑著的陽光
          袖口帶起風,襲擊大陸架圈養的海洋

          思想潛入水中,掀動大葉銀色的鱗片
          海葬的鐘聲泛出鹽花,玻璃般晶亮

          我的顱骨帶著十二分的感官飛翔
          痛苦,猶如剿殺不滅的時光,隨波蕩漾

          (1997)

          █囈語

          看見的飛翔是一種難以言表的秩序
          季節尖銳著它們的影子
          拋開結論活力隨時生存下來

          群鳥的位置在于手心的批評
          疲倦落在千里之外
          雙目的手指摸過黑暗中的流水
          很早就有傳說退路一條條
          翅膀的飄舞歷經了顱骨所有的形式

          在言語中藏起冰涼的疏忽
          飛翔是一種沉靜而又智性的行為
          看見羽翼看見燕尾劃過的天空
          單面的皮膚流出甜甜的品味

          現在明白了飛翔在翅膀的下方
          行動一些自由的目標
          寬容的手放過內心的誠實放過知覺

          而在花的對面一枝嬌艷悄然無息
          飄過的背景深刻在肩頭
          往事與理想飛來飛去
          絕對的真理軟弱在現實的欄圈里

          飛翔的姿勢潤濕水源的流逝
          盛開在內部一意孤行完善了輝煌
          遙遠孤獨了高高低低的村落
          日子擠在季節的過程中
          忘卻的時光純潔一切可愛的距離

          (1998)

          █現狀

          我離開水以及它的故鄉
          干巴巴地,曬成一條透亮的魚架

          我把自己扔在世上
          仿佛是一株等待移植的枝椏

          我未能完成寫作,就像
          無法完成我的生命,歲歲月月

          我是降臨到紙上的上帝
          是每一個家庭發芽的米粒

          我是不滅的風,復活鳥的翅膀
          是原汁,漲開麥桿之上舞動的顆粒

          我也是進入思想內核的汗珠
          是想象回歸到火變得尖銳的地方

          (1999)

          █復活

          在此遼闊的瞬間,美麗又蒼茫
          我獨自升騰而燦爛輝煌

          生之大門,敞開你黎明的眼睛
          讓我看看世界真實的面孔
          看看今晚的世界
          為了看清面包、水和空氣
          我一直努力向前
          我蔑視人世間的死亡
          書寫詩行,延續有限的生命

          在此遼闊的瞬間,美麗又蒼茫
          我獨自升騰而燦爛輝煌
          想象比心跳得更快
          遠處的山巒聳立
          沒有哭泣,沒有悲傷
          一度消退的滋潤重歸我的身心
          新生的渴望在脈管中流淌
          我的骨骼感奮火的熾熱、水的噴涌
          我的耳朵傾聽馬的嘶鳴、獅的吼叫

          在此遼闊的瞬間,美麗又蒼茫
          我獨自升騰而燦爛輝煌

          風在天際間發出信號
          我掀開死亡的深淵
          提起偉大的青春、海浪和鹽
          從黑暗中分離整片光明
          我是大地上自焚的火焰
          穿透一切又熔化一切
          我吞吃閃爍的光芒,四處飄蕩

          飛越時空,飛越世紀的光線
          我飛過青鳥的天堂,看到生命的由來
          我渡過無常河,領悟生命的意義
          在此黑暗與光明交替的瞬間
          我感到死神正在退縮
          天空的盡頭,傳來一陣無限的聲音
          ——明天,明天,明天是你的復活日!

          (2000)

          █燈塔

          冬夜的江岸無聲,少有人外出
          我獨自在夢境閱讀家園
          驀然抬手觸及天堂,即:
          一束光明源自你,燈塔!

          刺破夜色的光,因塵埃而飛翔
          遮住整個航道及飛蟲
          即刻包容萬象,撫慰心靈
          恒遠的思慮略顯沉重

          寧靜的航線一側
          停著一條收帆的船隊,桅桿
          猶如激情燃盡的殘骸
          無暇顧及你的視線
          它們已到達商業,抵達目的地

          我淹沒在人流中,險象環生
          奔騰的流水無處可攀
          手臂只想努力揮動:
          “燈塔,在這,能看見嗎?”

          我能看見你,燈塔,如此的幸福
          觸摸你的光芒更是一種奢華
          而另一種奢望,便是進入內部
          點燃內心的黑暗,你我的自身!

            (2001)
            
          █雕像

          一座又一座雕像,甚至更多
          守望在橋頭、古堡口,中世紀的廣場
          黝黑的、殘缺卻又那么神圣
          冬日懸于流水之上,落葉金黃

          鑲上翅翼,嘴鼻不只是用來呼吸
          手指與手指相撞,悄悄地觸摸
          光芒傾向河道的一側,直竄心靈

          幾度穿越戰火,生存或毀滅
          寒風摸索你的臉面
          一道道疤痕,幾處創傷
          肌膚收攏天下的陽光
          絕不僅僅是雕像,從此不再是

          不遠萬里,飛越雙重的明亮與黑暗
          推開一扇扇門,再一次仰望,
          終究無法抵達彼岸,哪怕是現實

          那么多的雕像,銅鑄的、石刻或泥塑
          淹沒在目光之下,時光的深處
          青鳥斜飛,遠山層林盡染
          地鐵口,暮色里的人流,行色匆匆

             (2002,寫于布拉格)
             
          █非典生活

          這一劫終究要降臨
          吃喝玩樂,一路瀟灑到底
          坑蒙拐騙色相利祿
          此刻統統酷斃
          天良喪盡——病毒也瘋狂!

          這個春天變了味,消毒液
          泡軟了城市,空氣鋒利無比
          城里人唯恐傷及自己
          紛紛收攏手腳
          十六層口罩,遮住整張面孔

          肇事染色體,所謂第六序列
          冠狀的、泡樣的,水波般彌漫
          每時每刻的基因突變
          一夜之間橫掃全球
          智慧勝于一切慣常的思維

          人類這一段贖罪之路,并不漫長
          鳥兒悠然飛過南山
          救護車載著渴望,在生死間奔忙
          心靈守望肉體
          等待自然的選擇復歸自然

          (2003)

          █海嘯

          大海站起身,破門
          走到你的面前

          拉下水,卸去一切武裝
          戰火即刻消停
          隨波逐流,漂成一堆垃圾
          死了不讓你沉入海底
          人類,奢談你的尊嚴與權利

          蘇門答臘島的大麗花
          臭名遠揚的大麗花
          在大海怒放
          而更為遼闊的是心靈之海
          愛,正從苦難中起身

          大海站起身,一夜間
          收復所有的失地

              (2004)

          █稻種

          一顆稻種,活生生的在地下
          被深深地埋葬
          沒有空氣沒有聲音
          黑暗斷送了可能發生的向往

          一顆稻種,迷離微笑的種子
          遮蔽的日子真實又徹底
          大地的子宮孕育著另一種夢想

          一切都那么的安詳
          一天又一天,單調又漫長
          活著就像死去一樣
          種子的疼痛無聲無息

          一顆顆稻種,生根發芽的種子
          也許就該被埋在地下
          靈魂耐得住孤寂、流離與絕望

          一顆顆稻種,活生生的在地下
          被深深地埋葬
          風暴呼嘯在泥土之上
          懸浮的星河,更高、更久長

          一切似乎都匯入長眠
          忘卻了誕生與死亡
          拒絕出土的種子色澤金黃

          (2005)

          █詞句

          詞是道路,句在道路上行走
          生存或死亡
          誰在傾聽語言的游戲?

          名詞遠離時間的流動
          尋找句子中的物像
          流水依舊
          動詞磕磕碰碰
          字符成螺旋形翻轉
          美好再生邪惡
          一道閃電擊中萬物的象征

          聲音,隨時因人而異
          意義無關對與錯
          起風了下雨了
          有人關閉了所有的門窗
          有人開啟了所有的通道
          頌詞與咒語
          在一個句子中生成或替換

          詞是道路,句在道路上行走
          隨意或嚴謹
          破碎的詞比完整的句子更富想象

          (2006)

          █蝴蝶

          一只南美雨林的蝴蝶,隨意扇動幾下翅膀
          兩周后,在北半球的某個地方
          可能引發一場龍卷風

          一首漢詩,在南美的拉普拉塔河流域
          連續用西班牙語朗誦
          冰川擊起千層浪

          這一切,并非危言聳聽
          我們唯一恐懼的是恐懼本身
          我們唯一缺乏的是想象本身

          (2007,寫于“第15屆阿根廷·羅薩里奧國際詩歌節”)

          █縫隙里的聲音

          是誰殺死了你,我的娃?
          一種聲音,從大地的縫隙里升起

          是誰殺死了你,我的娃?
          是誰將你殘忍地掩埋在廢墟下?

          殘敗的框架,是一張張嘴的嘶喊
          刺向天空的鐵絲,是一根根發狂的手指

          是誰殺死了你,我的娃?
          憤怒的父母,睜大一雙雙絕望的傷口

          是天災,還是人禍?
          一種悲憤淤積在人民的心口

          誰是兇手?究竟是誰?
          堰塞湖,如明鏡,高懸于天穹

          瓦礫之上,飛翔的是鴿子,還是烏鴉?
          是尋找橄欖枝,抑或夜啼天下?

          (2008)

          █奧赫里德湖

          奧赫里德湖驚起的一片羽葉
          一路行云流水
          岸邊的蘆葦輕輕搖曳
          詩情盎然,感動悄然打濕了心意

          詩屋之門打開
          火把洞穿夜的黑
          仿佛一朵朵爆開的禮花
          我置身其中,漢語亦置身其中

          瓦達爾河畔。一株丁香花盛開
          風信子開滿戈提尼雅山
          廢墟之上,亞力山大柱聳立
          陶罐的碎片撒滿文化的傷口

          螞蟻們列隊爬上修道院豁口
          在歷史的壺沿進進出出
          野菊開滿山崗
          風景隨野草一路瘋長

          奧赫里德湖詩橋的一股清泉
          隨流云在歲月間逍遙
          無意間,我千里迢迢穿越帝國
          生長的詩路,早已翻越了千山萬水

          (2009,寫于
           “第48屆馬其頓斯特魯加國際詩歌節”)

          █暮色

          暮冬,落葉飄入頹敗的院落
          光禿禿的樹無聲
          鄉野一覽無遺
          除了一茬茬稻樁,齊嶄嶄的
          仰望炊煙緩緩飄過村落
          落日的縷縷余暉
          斜倚在冰冷的石凳上
          無意涂抹一旁盛開的臘梅
          院落之外,池塘泛起幾分落寞
          一圈又一圈
          對岸的竹林,風驟起
          忽啦啦,吹落歸鄉人一臉的塵土
          卻吹不散一方的鄉音
          更遠處,鄉野的天際遼闊
          夕陽靜靜地移動
          融入更深更濃的夜色

          (2010)

          █蜻蜓不見了

          她最后的一瞥,看見
          窗外的景致坍塌。蜻蜓不見了

          一位小女孩,隨同一車的父老鄉親
          頃刻間完成一生的綻放

          一道南國的閃電,擊中了一列
          飛奔的動車,一列國家機器的中樞

          哀鴻遍野的慘痛,紛飛的靈魂
          一夜間,震驚了全球

          整整一百年,火車開到了家門口
          開進她的夢想。蜻蜓在低飛

          那長長的鐵軌,一再撐開她的遠方
          火車打從西方駛來,消失在更遠的天際

          汽笛聲聲。黑夜只是暫歇的白晝
          還會醒來,一如既往地醒來

          而今晚,她的靈魂無從知曉
          為何要湮滅在這片黑漆漆的夜色里?

          (2011年7月24日)

          █夜宿垃圾箱少年

          南方某個寒冷的雨夜
          五位少年,夜宿社區街頭

          垃圾箱,綠底白蓋,鐵質般冷漠
          流浪的孩子們害怕寒冷
          從拆遷工地上,收集一把爛木頭
          鉆進垃圾箱,生火取暖
          冷漠的城市任其自生自滅
          良心失去了底線

          南方某個寒冷的雨夜
          五位少年,中毒蜷縮垃圾箱

          他們的鼻孔冒出最后的白泡
          柴火的光亮微弱,一根又一根
          回家的燈火,伴夢中飛鳥的溫柔
          世界失去溫情
          驚慌的天使的也折了翼
          棲息垃圾的孩子找不到生命的出口

          南方某個寒冷的雨夜
          五位少年,殞命街頭垃圾箱

          (2012)

          █雪夜

          未等靜下心來懷念舊歲,多事之秋
          已遠去,冬夜深處,飛雪
          仿佛一場紛亂的心情

          飛鴿,一群飛翔的羽翼
          為風雪所歇
          一脈細流依然努力向大海

          又一年流逝,雪夜無眠
          村莊忙于祭祖、祈望
          失地的鄉下人,仿佛
          干裂的凍土,感覺不到痛

          深夜,雪意漸濃
          村后蜿蜒的小河不停地流
          村前一角,稻垛們
          在飛雪中遙望更白更亮的新歲

          (2013)

          █出離

          一切都會過去
          一切都不必太在意
          一轉身也許就到了盡頭

          菩提是棵永恒的樹,忘了憂傷
          唯有放下俗念
          空下的雙手才能拾起幸福

          塵世如云煙而逝
          出離何嘗不是一種領悟
          心境如詩如畫

          一切早已有了答案
          與其逆風煩擾
          不如順風穿過了流沙

          趕自己的路,看一個人的風暴
          唯有到了終點,才明白旅途的意義

          (2014)

          █早春,洱海有一場詩會

          蒼山下 洱海邊 櫻花開得爛漫
          南北的詩人聚攏而來
          游完水的先知鴨上了岸
          我趟過了那條約旦河,來到湖畔之上

          我穿越了大半個中國,從上海抵達大理
          穿越了大半個地球,從遠東去了中東
          在三海匯合處,抵達一次圣地
          只為撫摸那篇希伯來文的“詩歌·箴言”

          今夜洱海的小樹林,有去年的草醒來
          詩人歌手們折下心目中的柳枝
          重回鄉親們的視線
          驚喜的眼神驚醒老街坊的呼吸

          一位藝術家,穿越地球上大半個水域
          一幅金絲猴,一幅藏羚羊
          遠渡了重洋,穿越了表音語系的迷霧
          靈魂終究無法抵達,重回故鄉的山水澗

          今夜的流水朗誦,哪怕上了線
          終究也是一場詩與歌的游戲
          柳梢拂面會有早春的氣息
          阿爾法和歐米伽不僅是開始與結束

          (2015,寫于“第9屆大理天問詩歌藝術節”)

          █茶樹

          ——獻給好果園

          終究入了山林,不再獨自漫步
          目光迷離于湖的西岸
          茶樹止住十二月的蕭瑟
          暖暖的冬青

          問茶亦問溪,且行且近
          喜樂,一場盼望的寂靜
          茶香漫無邊際
          隔季的風景

          蛇形的樹根下有原罪的氣息
          風驟起,冬日的霧霾
          一枚果子落入幽暗
          無名的憂傷

          嚴冬不蕭殺,何以見陽春
          一盞燈驀然睜開了眼
          光芒伸出明亮的手
          摟緊園里的一切

          誰與我們同行,救贖與恩典
          日子近了,快讓靈魂跟上腳步

            (2016)

          █羅特內斯特島*

          我登上羅特內斯特島,眺望
          印度洋的幽藍,笑談
          鼠影下的殖民翻轉四季
          蜿蜒游弋的天鵝河溯流而上
          大洋深處,露脊鯨翻騰
          海難的殘骸,墓穴般凝重
          馬航飛出謎一樣的航線,就在不遠處
          細沙在風中持續傳遞對生的呼喚
          這片幽藍而神秘的大海
          誰錨定一艘船的漫游
          落日斜陽下,潮汐
          沖擊空曠的海灘,干旱
          枯守大陸深處的沙漠
          一處洶涌的波浪谷
          蕩然無存的遠古水患
          灌木叢中隱匿一抹驚喜
          誰能阻擋一群矮袋鼠的跳躍
          我走過眾多的海島,不限于兩大洋
          一路向南或向西,渴望
          信風漫過海堤,溫暖粗糲的砂礫
          而一切情非所愿,我們
          無法阻擋礁巖的裸露
          幽藍處,大洋更深邃
          心,仿佛落日,仿佛大海

          *羅特內斯特(Rottnest),荷蘭語源意為“鼠窩”,弗里曼特爾一個清澈迷人的小島。

          (2017,寫于“中澳創意寫作坊珀斯”)

          █克拉麗莎

          周四,一個感恩節的午后
          一只雄鷹,盤旋在大涼山的群峰之巔
          克拉麗莎回到邛海的出生地
          目睹搖鈴的畢摩上了場
          火塘里的火苗竄過青黑色的氈笠
          祈福的聲浪,一浪高過一浪
          驀然間,她看見父母在山巒間閃現
          遠隔重洋,深入這片土地
          點起一堆篝火,與彝人們載歌載舞
          烤火雞變成砣砣肉,散發迷人的肉香

          一只雄鷹,盤旋在大涼山的群峰之巔
          南絲綢之路,抑或靈關古道
          馬幫之旅川流不息
          夕陽下的馬水河,騾馬一片歡騰
          一位白皮膚的三歲小女孩
          睜著一對好奇的大眼睛
          仰望一棵榕樹之根在城墻上綻放
          黑袍父親牽起她的手,走出大通門
          背囊深埋一摞四季交替的底片
          完成他在彝人聚居地播撒福音的使命

          彝歷庫斯與感恩節相逢
          一只雄鷹,盤旋在大涼山的群峰之巔
          克拉麗莎淚灑城頭,三角梅怒放
          枯竭的馬水河消失在風塵中
          她輕撫城墻上任歲月洗禮的榕樹根
          66年后,重溫父親的高寒之路
          過孫水關,輕嗅山間醉人的花香
          輕拂月琴的小姑娘已不再憂傷
          彝家的阿惹妞獻上一杯水酒
          宰年豬,跳鍋莊,歡慶的篝火燃燒三千年

          (2018,寫于“第3屆西昌·邛海絲綢之路國際詩歌周”)

          █日落

          厄立特里亞海*遠在古希臘海圖的西北側
          紅海束毛藻遠未波及眼前這片水域
          清澈的海水透著明晃晃的光
          因為是午后,圣母般的注視來自天庭還是眼眸
          維納斯從金色的貝殼誕生
          岸邊的玫瑰風為她沐浴
          鷗鳥緊緊相隨,牧羊人北上幾多灣流

          瑪格麗特河畔的葡萄園——有雜醬、巧克力和蜂蜜
          拔出葡萄酒瓶塞,芳香溢出你的唇線
          可喜鵲的凝視遠比烏鴉更洶涌
          黑白羽毛勝過飛翔的色彩,蒼蠅聞風而動
          鴯鹋、袋鼠四處逃逸,雙腿騰空而行
          凱維森動物園外,野生植被仿佛被火燒過一般
          下一站是對話會場還是酒莊,應招的出租還在路上

          西澳有土著——努嘎族、瓦丹迪族,信奉四季隨大海循環
          回旋鏢一再透泄賈拉蜂蜜的秘密
          一條百歲的紅衫魚能垂直游向海底
          一葉扁舟帶走“被偷走的一代”
          一只鷹眼洞穿視界揚起的煙塵
          另一只眼閉起了憂傷
          唯有季風解開憂愁,找回自我的靈魂

          驚艷的風景,逆向印度洋大道朝北
          一大片“冰淇淋”在蘭斯林城外融化
          雪白的沙漠傍著湛藍的印度洋逶迤
          宿醉灣的鷗鳥折向落日,翻飛不同語種的身影
          遠古的尖峰石筍,仿佛置身古戰場的石陣
          觸手可及的繁星觸發黑漆漆的恐懼
          孤獨的南十字星,隨璀璨的銀河墜入了地平線

          *“厄立特里亞海”(Erythraean Sea)即為古印度洋,最先見于古
          希臘地理學家希羅多德所著《歷史》一書及其編繪的世界地圖中。

          (2019,寫于“中澳創意寫作坊珀斯”)

          █黑天鵝,灰犀牛

          這哪里是一只黑天鵝,這是切切實實的灰犀牛。
                   ——張文宏

          一只黑天鵝騰空而起
          翅翼下的陰影
          從中心輻射周遭的江湖

          每一只黑天鵝的陰影
          都掩藏視而不見的灰犀牛
          一旦狂奔起來,就將人人自危

          它攪起的混亂愈演愈烈
          小危機或釀成一場大災難
          每個人都置身其中,無法逃離

          兇險,一開始離得很遠
          小概率、大概率的潛在風險
          不僅是一只黑天鵝,更是一頭灰犀牛

          看似偶然,其實有源可溯
          危機早已存在,就在不遠處
          心存僥幸,最后都被它一頭撞翻

          一只黑天鵝的陰影
          終將蔓延世界的角角落落
          灰犀牛正在改變世界,或將無比慘烈

          (2020)
          簡介
          海岸:詩人、翻譯家,浙江臺州人,八十年代就讀于杭州大學、上海醫科大學研究生院,現供職于復旦大學外文學院,《英漢醫學大詞典》《英漢醫學辭典》(第4版)主編,先后獲得過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首屆上海高校服務國家重大戰略出版工程基金、上海文化發展基金、上海翻譯家協會“STA翻譯成就獎”。著有《狄蘭?托馬斯詩歌批評本》(華師大出版社,2020)、詩集《海岸詩選》(2001)、《海岸短詩選》(香港,2003)、《挽歌》(長詩,臺灣,2012)、《蝴蝶?蜻蜓》(Point Editions,歐洲,2020)、《失落的技藝》(Puncher & Wattmann,澳洲,2020),譯有《狄蘭?托馬斯詩選》(外研社雙語版,2014)、《不要溫順地走進那個良宵——狄蘭?托馬斯詩選》(人文社,2015)、《貝克特全集:詩集》(合譯,湖南文藝社,2016)、《前線——杰克?赫希曼詩選》(四川民族出版社,2019)、《流水光陰——杰曼?卓根布魯特詩選》(荷蘭,2019);編有《中西詩歌翻譯百年論集》(外教社,2007)、《中國當代詩歌前浪》(青海/歐洲,2009)、《歸巢與啟程:中澳當代詩選》(合編,青海/澳洲,2018-2020)等。曾應邀參加“第15屆阿根廷羅薩里奧國際詩歌節”(2007)、“第48屆馬其頓斯特魯加國際詩歌之夜”(2009)、“羅馬尼亞米哈伊?艾米內斯庫國際詩歌節”(2014)、“第3屆西昌·邛海絲綢之路國際詩歌周”(2018)、“第2屆/第6屆青海湖國際詩歌節”(2009/2019)、“復旦-科廷中澳創意寫作/翻譯工作坊”(上海-珀斯,2016-2019)等海內外詩歌活動。
          責任編輯: 山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上一篇:很抱歉沒有了 下一篇:很抱歉沒有了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 【中詩簡牘?星星】周

            【中詩簡牘?星星】周刊以【中詩簡牘】歷年上刊作者為征稿對象,向讀者展示作者
          • 【中詩簡牘?星星】周

            【中詩簡牘?星星】周刊以【中詩簡牘】歷年上刊作者為征稿對象,向讀者展示作者
          • 中國教育電視臺2022詩

            吉狄馬加副主席發表致辭,他表示,詩歌是美好的,每個人的精神生活需要用詩歌文學來
          • 李犁:《意味 情味 韻

            喻國瑋的藝術探索首先追求的是整體的詩意感,就是韻味。其次是他的構圖都力求新
          • 【中詩簡牘?星星】周

            【中詩簡牘?星星】周刊以【中詩簡牘】歷年上刊作者為征稿對象,向讀者展示作者
          • 【中詩簡牘?星星】周

            【中詩簡牘?星星】周刊以【中詩簡牘】歷年上刊作者為征稿對象,向讀者展示作者
          • 中國教育電視臺2022詩

            吉狄馬加副主席發表致辭,他表示,詩歌是美好的,每個人的精神生活需要用詩歌文學來
          • 李犁:《意味 情味 韻

            喻國瑋的藝術探索首先追求的是整體的詩意感,就是韻味。其次是他的構圖都力求新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403號
           聯系站長
          久久香蕉网国产免费